第27屆噶舉大祈願法會:第四天日誌

第二十七屆噶舉大祈願法會〈第四天日誌〉

地點:印度 菩提迦耶 金剛座
時間:2009年12月27日
中譯:堪布丹傑、乘宗法師
報導:黃靖雅
攝影:噶瑪善治、噶瑪諾布、班瑪歐色多傑

    痛苦即恩典,轉為修行之莊嚴

    當有煩惱痛苦生起,要面對,不要逃避,就如切蔥,流淚還是要切下去…

    〈第一座法〉(上午6:00-8:30)

    (嘉察仁波切陞座主法,傳授「大乘還淨律儀」(「八關齋戒」)。

    ●梵文三常誦(三皈依)

    ●P35-59〈皈依發心〉

    ●P73〈佛說護國尊者請問大乘經〉

    ●P119〈大地妙莊嚴禮讚支〉

    ●P122〈世尊普賢禮讚祈願文〉

    ●P146-192〈懺悔支〉
     

    〈第二座法〉(上午9:00-11:00)

    (法王噶瑪巴陞座主法,並開示《密勒日巴大師傳》,今天從中文版P256說起)

    今天說密勒日巴最後一項事業:示現涅槃。

    密勒日巴大師傳:

    尊者於是傳話給亭日雅龍各處的信士、施主,和其他各處從未見過他的人們,都來朝見。他的徒弟們原都在準備法會的。聽見這個消息,許多人都不相信,大家都來集會了。尊者就連續地向他們大眾說了許多天的法。詳盡地解說世俗諦的因果道理,和勝義諦的心要指示。他說法的時候,許多上根弟子都親眼看見無量佛菩薩在空中聽尊者說法。

    有的人看見空中地上充滿了人與非人的聽眾都在歡喜的聽法。大家又都看見,天空中顯出五色的虹光、勝幢等各種彩雲遍滿了虛空;五色鮮花如雨一般的從天空中降下來,異香陣陣撲鼻;同時悅耳的音樂也從空中傳出來。

    聽法的弟子中有人就請問尊者:「我們覺得天上、天下到處都有天人在聽法,眼前又親見這許多的稀有瑞兆,究竟是什麼緣故呢?」

    尊者回答說:「天人和善神在空中聽我說法,供養我勝妙五欲。因為你們聽法的人都是瑜伽行者和有善根的信士,所以你們也心生歡喜,看見這許多的瑞兆。」

    有的人則問道:「為什麼我們不能看見這些天人呢?」

    尊者說:「天人裡面,有許多是登地的菩薩和得了不退轉位的,想要親見他們,一定要有天眼通,至低限度也需福慧二種資糧聚集得夠,煩惱所知二障的習氣不太深重才行。如果能夠見到佛菩薩,那麼其他的眷屬也就自然見到了。你們若要想見到佛菩薩,一定要懺罪集資,努力修行,將來一定可以見到最殊勝的佛陀:自心。」

    尊者就為他們唱了一首「見佛歌」:——

        敬禮大恩上師前,加持教法令增長;

        神眾歡喜齊集會,聽我密勒說妙法。

        十方虛空齊佈滿,俗世凡夫不能見;

        五通不具何能見?我觀萬眾如在掌。

        口傳上師大悲力,大眾齊見稀有兆;

        虛空佈滿五色虹,天花馥郁如雨降;

        異香芬芳天樂鳴。與會聽法之大眾,

        皆生淨信歡喜心;此乃上師慈悲力,

        悲憫加持而示現。依此無盡大悲力,

        佛陀菩薩齊會集;若欲親見佛菩薩,

        汝應諦聽我此歌。前生多造罪業故,

        今世即愛造惡業;於諸善事全不喜,

        雖老猶不思善行;此輩必受異熟果。

        若問罪業如何懺,恆念善業罪清淨;

        世上知惡作惡輩,忘淨羞恥與利益。

        自身不知何處去,而欲教導他人者;

        不但害己亦害彼。己若不願受苦惱,

        何可損害及他人?上師佛陀諸尊前,

        懺除過去所作罪;以後永遠不復作;

        罪業即可速清淨。有罪之人多聰明,

        全無定性喜散亂;心中若不常念法,

        是為罪業未淨相!此應精勤求懺悔,

        努力懺罪並集資;如是一心精進修,

        非僅可見佛菩薩;一切佛中最勝佛,

        自身如來亦得見。若見自心法身佛,

        十方上下一切世,輪迴涅槃如遊戲;

        一目瞭然若觀劇,更無修行可為矣!

    尊者說完法,聽法的大眾中,上根的人都證悟了自心法身的道理;中根的人生起了樂、明、無念的殊勝覺受,趨入大道;所有與會的人都生起了大菩提心。

    尊者說:「來聽這一次法會的僧、俗人、天大眾都曾在前生發了善願,所以現在大家能在此聚集,這是佛法因緣的集會。我這個老頭子,現在已經非常衰邁了,今生我們能否再見面,實在很難說。但是我向你們所說的法,都是真實不虛的,希望你們如法修持。在我的佛剎中,當我現身成佛的時候,你們將都是我說法第一會中的聞法第子,所以你們應該歡喜!」

    雅龍地方的弟子們就問尊者囑咐的用意,是不是因為度生已畢要涅槃了?大家請求尊者如果真是就要涅槃,無論如何要在雅龍去涅槃,不然的話最少也要到雅龍去一次。他們哭哭啼啼的堅持著要求尊者到雅龍去;亭日曲巴和其他各地的人也都要求尊者到他們的地方去。

    尊者說:「我這個老頭子不到雅龍去了,我在布林和曲巴住著等死好了。現在我們大家發一個善願吧:願將來都在空行淨土中相見。」

    弟子們就說:「尊者倘使真不能去,那只好請尊者對所有從前到過的地方都發願加持,福祝吉祥;一切曾經見過尊者和聽過尊者說話的人,以及一切眾生,都要請尊者發願加持祝福吉祥。」

    尊者說:「你們都具有這樣的信心,使我非常感動;我已本著善心早曾為你們說法,將來我自然更要為自、他一切眾生的快樂幸福發願。」

    於是尊者就唱了一支「發願歌」:——

        究竟大願眾生依,敬禮瑪爾巴譯師前;

        聽法會中諸學子,汝等於我恩情重!

        心生歡喜聽我歌,我亦有恩於汝等;

        彼此有恩我師徒,願於淨土得相遇。

        所有一切諸施主,願皆長壽具福德;

        心意清淨無邪見,如法心願皆成就。

        此地光大並吉祥,無病無災無戰爭;

        年歲豐登人快樂,一切生活皆如法。

      (至P262,念誦〈飲食供養文〉,大眾飲食義工所用奶茶與麵包,稍事休息後,再自其下說起,今日至P281止)

        見我聞我說法者,思維我之傳記者;

        聞我名號事業者,願皆相會淨土中。

        於我事業與傳記,若有傚法力行者;

        聽聞思問研究者,供養禮拜恭敬者;

        持續我之宗風者,願皆會聚淨土中。

        未來一切諸眾生,若有修行之志願;

        以我苦行修持力,願無錯謬無障礙。

        若有為法修苦行,當得無量之福德;

        勸人修行或自修,皆獲無量大功德。

        若有聞我傳記者,當獲無比大加持;

        三門無量加持力,僅聞名號得解脫;

        願依思念即滿願。我之國土及住處,

        所有一切諸眾生;所往無處不安樂。

        空等五大所偏處,我亦長久周遍住;

        天龍八部與山神,不作絲毫之損惱。

        心願如法得成就,乃至蟲蟻鳥獸等;

        亦皆不墮於輪迴,願我皆得超度之。

    聽法的大眾都非常歡喜,卻又不敢相信,想道:尊者大概不會涅槃罷!雅龍和布林的徒眾都到尊者面前請求加持及祝願。然後聽法大眾都各自回去。天上的虹彩等異徵,也慢慢的消失在虛空中了。

    布林的人眾竭誠地懇請尊者的大弟子惹巴寂光等,請求尊者到毒龍頂窟茅蓬去居住,尊者就在那裡去住了些時,為布林村的施主們說法。一天,尊者告訴所有的徒眾說:「你們如果對於法上有什麼疑問,應該趕快問我,我快要走了。」於是徒眾們就預備了薈供輪,大家向尊者祈請問法,質疑口授。

    最後智貢巴和薩問日巴二人啟稟尊者說道:「上師老人家啊!由您的話看起來,您很快就會涅槃了,我們簡直不能相信。請您長久住世,可以多作利生的事業啊!」

    尊者說道:「我的世壽將要盡了,應該化度的眾生,也已經化度完了。凡物有生必有死,其實,生亦不過是死的表徵罷了!」

    過了幾天,尊者果然現出生病的徵象,弟子雁總惹巴因為尊者生了病,就集合所有的施主及所有的徒弟前來,祈求上師、本尊空行護法、舉行薈供。同時對尊者說:「上師啊!您老人家是知道長壽法和藥物療治等法的,現在請您本著慈悲來用一下好嗎?」

    尊者說道:「從根本上講起來,瑜伽行者是用不著修什麼法的!一切逆、順、境界莫不是道,病也可以,死也可以。尤其是我密勒日巴,把大恩上師瑪爾巴的法都已經修完了,現在用不著修法求神來幫忙;我可以將仇敵做為心愛的伴侶,還要修法求菩薩做什麼用?若說那些妖魔鬼怪呢,早經我降伏,都已變成守護佛教的護法了,所以唸咒降妖搖鈴打鼓這一套法更用不著。我已經轉五毒(『五毒』即貪、嗔、癡、慢、嫉五種煩惱;此五煩惱即是五智如來或五如來的自性。)成五智如來(『五智』是成所作智、平等性智、妙觀察智、大圓鏡智、法界體性智。『五如來』是不動佛、寶生佛、阿彌陀佛、不空成就佛、大日如來佛。),還要醫藥六味何用?現在時間已到,生起次第的幻化佛身,法爾要趨入圓滿次第的光明法性中,這是無庸更改的!

    「世上的人,由於從前所作惡業的果報,今生受生、老、病、死、等等的痛苦,雖然用醫藥來治療或是求佛修法,仍舊不能夠解除痛苦。無論國王有怎樣的權勢,勇士有怎樣的雄力,富豪有怎樣的資財,美人有怎樣的姿色,聰明人有怎樣的機智,和演說家有怎樣的辯才,他們都要終歸幻滅和死亡,這一切都不是用任何息、增、懷、誅的方便所能挽救的。你們如果怕痛苦,喜安樂,我有一個方法,可以使你們不受痛苦常享安樂。」

    弟子們說:「那麼請上師告訴我們吧!」

    尊者說:「輪迴的一切法,成者終將壞,聚者終將散,生者終將死,愛者終將離。能於此理有決定的覺悟,就應徹底放棄招致苦果的作業:不求財,不營利,依止一位條件具足的上師,依教修行無生法要。你們要知道修行無生空觀,是一切修行中最殊勝的。此外還有其他要緊的話,以後再對你們說。」

    大弟子惹巴寂光和總惹巴兩人齊向尊者說道:「上師!您老人家如果身體健康,長久住世,不是可以多救度一些眾生嗎?您也許不受們的請求,住世百年;但是無論如何要請您修一修秘密真言乘的殊勝儀軌,服一點藥物,早一點恢復健康。」他們再三的這樣懇求。

    尊者就說:「如果不是時節因緣已經到了,我原可以照你們二人的話去做。可是如果不是為了利他的緣故而求自己長壽,利用真言儀軌請佛菩薩降臨,就等     於把皇帝從王座上請下來當傭人使喚一樣,這是有罪的。所以你們不應該為了自己,為了此生,而修真言法。如果是為了利益眾生的緣故而修真言法,那自然是很好的。我為了一切眾生無人山中終生修習最了義的儀軌,所以我也再用不著修其他任何的儀軌了。我的心境已經達到了與法界體性一如,不可分離的境界,故不需要再修什麼住世法。

    依著瑪爾巴上師的口訣良藥,把我的五毒完全拔除淨盡了,所以我更用不著任何醫藥。你們如果不能以逆緣為助道,則不能算是真正的學人。如果時節未到,遇見逆境,障礙菩提道,那麼服藥修法都是應該的。像這般除遣逆緣轉成助緣的時節,並非沒有。為了超度下根眾生的緣故,世尊釋迦牟尼也曾經受耆婆童子醫師診病服藥。但是時節因緣一到,佛陀自己也示現入了涅槃。現在呢,我的時節因緣已到,所以根本用不著服藥修法了。」

    兩大弟子又請問道:「尊者一定要為著利他的緣故到他方世界去,那麼就請您告訴我們尊者身後和涅槃時供養的方法,怎樣料理遺體,怎樣做像建塔。此外,再請您告訴我們徒眾,如何以聞、思、修、而行道修習。」

    尊者說:「我依著上師瑪爾巴的恩德,輪迴涅槃一切作業皆已淨盡。身口意三業在法性中解脫了的瑜伽行者,是不一定要留下屍體的;你們用不著造像,也用不著建塔。我沒有貪愛寺廟的執著,既沒有廟宇,就用不著囑咐什麼人來作住持。你們將高山雪山無人寂寞之處,當做自己的寺廟好了;在高山上你們為了悲憫六道眾生而修行,這就是四時最殊勝的造像;了達一切法本來清淨,即是修塔建幢;心口如一,從內心的深處發起祈禱就是最勝的供養。

    「如果甘與煩惱及我執深重的人為伍,作損惱眾生的事情,那就是違背了學佛人應有的操守了。如果是為了降伏五毒和利益眾生,表面上好像是在作惡業,實際上卻是在行佛道,這是沒有關係的。

    「僅是瞭解佛法而不實際修行,雖然多聞卻反成障礙;結果一定墮落在三惡道的深淵裡去。所以要思維人命無常,對自己所知道的善惡業努力警策與防護,即使絕命亦決不作惡事。簡單的說來,學佛人要對自己知恥,才能行道。你們這樣地去修行,可能與某一些宗旨乖謬的論典和書籍所說的話相違反;但是這樣做去,是與諸佛菩薩的本意相契合的。所有一切聞思的心要,略言之亦不過如是。我也以為這樣就足夠了。你們若能按照我的話去做,我也就心滿意足。你們對輪迴涅槃的一切作業,也可以達到究竟。否則以世俗的眼光和方式來滿足我的心願,是毫無利益的。

    你們且聽我唱一首「如何有益歌」:

    敬禮恩師瑪爾巴前,在此集會諸徒眾,

    聽汝老父密勒歌,最後咐囑應諦聽!

    依於上師瑪爾巴恩,瑜伽行者我密勒,

    一切作業皆已畢。汝等後學諸徒眾,

    應如我教而修行,十方諸佛皆歡喜,

    我及諸佛歡喜故,自他事業皆成就;

    違我所教諸行業,自他二利俱難成;

    壞自他故我不喜。

    若師不具淨傳承,求得灌頂有何用?

    自心與法不相合,手持法典有何用?

    若不捨棄世間法,依訣修觀有何用?

    三業與法不相合,念誦儀軌有何用?

    惡語利嘴不對治,修行忍辱有何用?

    親仇愛怨不捨棄,縱行供養有何用?

    自利之心若不除,徒行佈施有何用?

    不識六道皆父母,寺廟雖佳有何用?

    此心不生清淨見,修造佛塔有何用?

    若難四時修瑜伽,造佛形像有何用?

    心坎深處不祈禱,依時供養有何用?

    心中若不化口訣,自討苦死有何用?

    死時不生大信心,觀摩佛相有何用?

    不生悲哀出離心,捨此棄彼有何用?

    不修愛人逾愛己,口說慈悲有何用?

    若不降伏煩惱因,承事供養有何用?

    若不持續上師教,徒眾雖多有何用?

    無用無益之作業,招損惱故應捨棄!

    所作已作我密勒,於諸煩擾無聊事,

    無須多作可休矣。

    弟子們聽了尊者的歌唱,深為感動,大家都把這個訓示銘記在心。

    大惡人的試探與懺悔

    不久,尊者示現疾病沉重。那時,操普博士帶了很精美的酒肉假裝著要來供養尊者;來到尊者的面前,譏笑的說道:「唉!像尊者這樣的大成就者,是不應該害這樣重病的啊!你怎麼也會害起病來了呢?如果病能夠分給別人的話,你可以分給各大弟子;如果病可以轉送的話,就請你把病轉送給我吧!您現在是一籌莫展,怎樣了局呢?」

    尊者安詳地微笑著說道:「我本來不必生這一場病的。目下不得不生病的原因,你應該很清楚吧!一般凡夫的生病原與瑜伽行者的生病性質不同,緣起亦不同。 我現在的病,實為佛法莊嚴之表現,讓我唱一首歌來給你聽:——

        生死涅槃一切法,法界體性顯光明;

        以大手印印一切,諸法無二等一味;

        我知順逆皆法性,心無掛礙大自在。

        魔病罪惡一切障,安住氣脈明點處,

        為我修持作莊嚴,為我德行作莊嚴;

        願大罪人罪清淨。此病原可作移轉,

        而今可以不必矣。

    操普博士心中想著:尊者似乎在懷疑著他,可是不敢決定。因為尊者說病可以轉移,這一點,是決定不可靠的,天下那裡有病可以移讓給人的事呢?於是他就說道:「我對於尊者的病因不很清楚。如果病由魔鬼附身而起,就應該修驅魔法;如果是由四大不調和而起,就應該調身服藥。如果病真的能夠轉移到別人身上來,就請尊者把病移到我身上好了。」

    尊者說:「有一個大罪人,心中的魔鬼跑出來損傷我,使得我四大不調生了病。這場病你是無此能力把他除掉的。我這個病雖然可以移給你,只是恐怕你一刻都受不了,所以還是不移的好。」

    操普心想:「這個傢伙根本不能把病讓給什麼人,所以故意說這些風涼話。非使他出醜不可!」於是就再三堅持請求尊者一定要把病轉讓給他。

    尊者就說:「你既然這樣堅持請求,我就暫時把病移向對面那扇門上去。倘若移給你,你是受不住的!你看好了!」尊者就以神力把病苦移到對面那扇門上。門最初發生吱吱的響聲,似乎是要分裂的樣子,一會兒真的裂開來成為許多的碎片。再看尊者,果然現出無病健康的樣子來。

    操普博士心裡想:「這根本就是障眼法的魔術!騙不了我。」就說道:「啊!這真是稀有啊!但是還是請尊者把病移給我好啦!」

    尊者說:「你既然這樣苦苦的要求,我就把病的一半移給你好了。全部移給你,你決無力承受的!」尊者便把病苦移了一半給他。操普博士頓時痛得要昏了過去,顫抖都不可能,呼吸也出不來。差不多即要斷氣的時候,尊者就把移給他的病收回了一大部分,又問他道:「我才給了你一小半病,怎麼樣?受得住嗎?」

    操普親自嘗試過一場劇痛之後,心裡生起了猛利的懺悔心。跪下來,頂戴尊足,滿面流淚的哭道:「尊者!尊者!聖人!聖人啊!我誠心的懺悔了!求您饒恕我啊。我把所有的家產一切都供養給尊者,我的罪業果報,請尊者想辦法啊!」操普哭得非常的傷心。

    尊者看見他是真心懺悔,非常高興,就把他身上還剩下的一小部分病也收了回來,對他說道:「我從不要田宅財產,現在快要死了,更用不著這些了。你保留著好了。以後就是斷命也莫要再作惡事了。

    你這一次所作罪業果報,我答應替你消除好了。」於是尊者就唱了一首歌:——

    敬禮具相瑪爾巴師,五無間罪雖已作,

    疾速懺悔得消除。依我善業與功德,

    三世諸佛善願力,眾生罪業願除淨。

    汝之一切大痛苦,我皆代受願清淨。

    上師恩重如父母,毒害恩師實可憐;

    此業所招異熟果,我願代受淨汝罪。

    於一切時一切處,願離罪業之伴侶;

    生生世世任何時,願常伴遇善知識。

    不以惡業而聚財,亦不損惱任何人; 

    願盡法界眾有情,皆發慈悲菩提心。

    操普聽了尊者的歌以後,非常感動歡喜,對尊者說道:「我從前作惡的原因,大半都是為了錢財,我現在也無需任何財產了。尊者自己雖然不要,但是尊者的弟子們修行總是需要資糧的,請您替他們收下了吧!」他雖然這樣請求,尊者還是沒有接受。

    後來弟子們接受了,就把這筆財產作為集會供養之用。到了現在,曲巴地方還有這個集會供養。操普博士此後果然放棄他一生的貪戀,成為一個很好的修行人。

    最後的囑咐

    尊者對弟子們說:「我所以要住在這裡,就是要令這個大罪人真心懺悔從罪苦中解脫。如今此事已畢,我該要走了。本來大修行人在村鎮中圓寂,就如同皇帝在平民家中死去一樣,所以我要到曲巴去找死的地方了。」

    弟子色問惹巴就說:「上師啊!您老人家這樣重的病,走去實在太辛苦了,我們去弄一個轎子來抬您走吧!」

    尊者說:「我不一定真是在害病,我死也不是真的死,只是示現病相死相而已!用不著什麼轎子。年輕的徒弟們,你們先到曲巴去吧!」

    等到年輕的弟子們走到了曲巴的時候,尊者早已在熾結崖洞等候他們了。許多年長的徒弟們說:「是我們伴隨著尊者一起來的。」另一個人說:「尊者在毒龍頂窟上害病休息。」曲巴村後到的施主們卻說:「我們看見尊者在著卡頂窟說法。」又有些施主則說:「是我們和尊者一同來的。」還有許多人卻都說:「我們各人在自己的家中都有一個尊者前來承受供養。」那些最先從曲巴來的人就說:「尊者先到曲巴去的!是我們侍候尊者一起來的!」於是後來的,看見尊者說法的,和承事供養尊者的,大家各執一詞,爭辯起來,不知誰是誰非。尊者聽了笑道:「你們都是對的,我之所以如此,不過是同你們開一開玩笑罷了!」

    尊者在熾結窟示現病態。那時天空中出現了像說法時一樣的虹彩、花雨等瑞徵。於是大家就知道尊者真的要到他方世界去了。寂光惹巴雁總巴色問惹巴等第子就請問尊者說:「尊者涅槃以後,到那一個淨土中去?我們徒眾們應該向何處祈禱?」

    尊者說:「你們隨便在什麼地方祈禱都是一樣。只要有信心,虔誠訴禱,我一定會在你們的面前的。你們祈求的事,我一定賜給。

    「這一次,我要到東方現樂淨土去朝禮不動如來。我從前會提起過還有話對你們說,那就是我的遺囑。我密勒日巴死後,除去極少的幾件用品外,什麼財產也沒有。你們可將我的棉衣和手杖交給惹瓊巴,他很快就會回來的,告訴他這兩件東西與修氣功的緣起有關。在惹瓊巴沒有到之前,千萬莫要觸動我的屍體。

    「這個主梅紀巴的帽子和沉香木杖,具有以善見善觀而弘揚佛法的緣起,付給衛巴頓巴。這個木碗寂光你拿去吧!這個靈蓋,雁總頓巴給你吧。打火石給色問惹巴。這雙骨頭匙子給熾貢惹巴。把這塊布墊子分成碎片,分給其他的弟子們,一人可以拿一片去。我這些東西並沒有什麼金錢的價值,送給你們的意義,主要的在顯示緣起而已!   

    「我最重要的遺囑與我密勒日巴多生來聚集的金子,都藏在這個灶頭底下。我死了以後,許多無識的弟子也許會因為我的後事而爭吵,那時你們可以把那遺囑打開來看。那裡而還有指示你們修行的辦法。

    「又有某些只有少量福德的學佛人,為了今生的名聞恭敬,表面上東做佛事,西做功德;實際呢,他供施一百,心裡卻想收回一千。這些貪求果報而行佛事的世俗人,就等於把毒藥混在美味裡進食一樣。所以你們不應該為了今生的名聞恭敬而飲下這個『好名』的毒藥。那些表面上是佛法,而實質上是世法的事,你們都要徹底捨棄,一心精進,修行純淨的佛法才好。」

    諸弟子又請問尊者說:「如果對於眾生有利益,我們是否可以行一點點世法?」

    尊者說:「行世法的動機,如果絲毫也不是為了利已,那是可以行的。可是照這樣行,實在是太困難了。如果為了一己的貪慾而行利他,則自利尚不成,更談不到利他了。就像不會游水的人去游水,不但游水不成,反而為水所淹死一樣。所以在沒有證得實相空性以前,最好不要談利生的事業!已無修證,就要利生,等於瞎子引盲人,最後終究要墮入自私的深淵中去。

    本來虛空無盡,眾生亦無盡,自己修行成就了以後,度生的機會實在太多了;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可以度化眾生。在未成就以前,你們應該以『清淨意』發『大悲心』,為利益一切眾生的緣故而勤求佛果。放棄衣食名利的思想,身耐勞苦,心負重荷,如是修行才是。這就是度眾生,也就是修行入道完成自他一切的究竟利益。

    我有一歌,你們仔細聽著:——

    敬禮瑪爾巴譯師前,凡欲學佛修行者,

    若不依止具相師,雖有恭敬無加持。

    甚深灌頂若不獲,執續部義徒自縛;

    不以續部為依準,一切作儀成謬誤。

    若不修觀深秘訣,捨世間法徒自苦;

    不能降伏諸煩惱,巧舌如簧皆空語。

    不明甚深方便道,雖常精進無利益。

    不明玄奧三要點,雖勇猛修路遙遠;

    不集廣大之福德,徒求自利輪迴因。

    雖集福德不求法,勤修亦難成功德;

    知足乃是無價寶,遠勝黃金千萬億。

    身內安樂若不生,尋求外樂痛苦因;

    愛名魔心若不除,終將自敗惹煩惱。

    貪樂則為五毒惱,物慾終使慈悲離;

    驕傲自慢是非因,獨居自無口舌災。

    心離散亂修專住,寂處能邀勝伴來;

    安守卑下得上位,緩行偏能成速達。

    捨離諸事大事成,守甚深道道速成;

    若證空性悲心生,悲心生處自他泯。

    無自他故能利生,利他事成重見我;

    由見我故成佛陀;我與佛陀暨佛子,

    無差別觀應祈請。

    尊者又繼續說道:「現在我不能再久住了,你們應該記住我的話,繼持我的宗風!」

    說畢就入大定,示現圓寂。享壽84歲,於木鼠年(西元1135年)冬季末月十四日黎明,星光欲沒,朝陽正升之時,尊者之色身入法界體性,顯示涅槃之相。

    法王開示:

    操普博士給了毒藥,還去探病,後來生起懺悔之罪,最後尊者發願代他承受所有惡業,這就是殊勝的「自他交換」的心。所以我今天要說說這種「自他交換」的修心教法。我們在座有出家人,也有有著「修行人」名號的在家人,我們所做的一切修持,都是為了自己和他人脫離輪迴而做,為了自己和他人的解脫而努力去做,就是自利和他利,要無有疑慮、熱誠而做。具備這樣的心、行是最重要的,無論從南傳小乘到大乘,都是要這樣的發心和行持,否則只是口頭念念〈除遣障教礙〉、〈度母頌〉, 「嘟嚕嚕~嘟嚕嚕」這樣輕慢的念,有時連念聲音都念不準,這樣是沒有利益的。

    還有,我們人身真的是很難得,但我們雖然得到了這樣的「暇滿人身」,卻常常浪費到最後一刻,到死亡前一刻還不知道,年輕精力旺盛的時刻都浪費了,很多人都這樣。我們親近上師、實修正法的難得機會得到了,卻隨便浪費掉,過輕慢的生活這是瘋了、神志不清才這樣做吧;今生不把握機會好好修持佛法,來生會不會得到善道都不知道。因此,要讓身口意專一、努力去修持,我們難得來到聖地,更應該從早到晚讓身心保持在修持的狀態。

    二,我們有時想想這一生中,有快樂、有痛苦,對修學佛法者而言,不見得時時都是無病無災的好時光,不見得一直是順境,但因為我們過去的業力,一定會感受過去的苦報,甚至連登地的菩薩都有果報的示現,對我們凡夫更不用說了,一定會感受各種苦樂的果報。我們修持大乘佛法的人,痛苦時亦要很快樂,這是什麼意思呢?當心有特殊的痛苦生起,對這種痛苦的感受,要像密勒日巴一樣,將它轉換成一種修道上的莊嚴、變成一種自己的修持,這樣痛苦也會是我們得到快樂的緣。今生既已領受這種痛苦,發願來世不要再嘗受這種痛苦了,要思維痛苦都是三寶、佛陀給我們的恩典,因為我們經歷了痛苦,當心去經歷了種種痛苦,想到了佛說的教法,我們會生起一種感恩的心情。因為透過痛苦的經驗,因為佛陀所說的教法,而有了了解生命本質的機會,所以當有煩惱痛苦生起,真的要面對它,不要逃避它,就如切蹷,流淚還是要切下去,一定要面對痛苦,因為我們就在這痛苦的大海當中,逃也逃不開。

    《中觀四百論》中提到,對一個大發心的人而言,不會受今生苦樂影響,所謂輪迴涅槃是無差別的,在輪迴大海中也能生起大樂,在痛苦中亦能快樂。大乘經典說,成佛要積聚三大阿僧紙劫的福德資糧,其實也沒這麼難,因為一個菩薩他做一切事,成佛不成佛,動機都是為了利益眾生,當下就在做,成佛不成佛,對他沒有差別,因為做的事都一樣,他都是在利眾生,就算是在輪迴中,也是真心歡喜的待在輪迴中。

    寂天菩薩說:當你的心總是想著別人,即使你下地獄去救一個受無量苦的人,也會覺得心如天鵝悠游於蓮花池;如果不是利他的事,就算往成佛的道上去,也會覺得像到地獄。一個菩薩會祈願痛苦的輪迴大海能乾涸,要和眾生同甘,也要所有的眾生同樣止息痛苦。真正的菩薩完全放下自己,把我執當敵人,因為心量廣大,自己病了、死了也無所謂,也不會擔心別人的病到自己身上來。如果對此有所懷疑,就不算真正發起菩提心。我們不希望痛苦,眾生也不希望得到痛苦,自他的心是沒差別的,要讓它們合在一起,以此修持一切善法解脫法,這就是佛菩薩修持的方式。什麼才是「修心」、調伏自己的心?你可以看看自己,是否只關心自己是否離苦得樂、是否只在意今生的財富名聲?如果是,那你還未真正生起菩提心,所謂菩提心,是對親人、敵人、陌生人都沒有親疏之心,對財食的得失很自在,沒有太強貪執之心,對敵人長壽、富有也不生起嗔心惡念,不會覺「護法都跑到哪兒去了?怎麼這種大惡人都得到這種好東西?」這樣就是未修心。

    所以一早起來,要想著一切眾生,包含你認不認識、喜不喜歡(要無一例外包括「每一個」眾生、所有生命,否則口頭念念「一切眾生」,都是空話而已),而發出希望眾生離開痛苦的悲心、得到快樂的慈心,這就是訓練自己的心。這一點非重要,所以尊者唱給操普博士的歌,我要再念一遍:

        敬禮具相瑪爾巴師,五無間罪雖已作,

        疾速懺悔得消除。依我善業與功德,

        三世諸佛善願力,眾生罪業願除淨。

    我們做了一些善業,迴向給眾生,得到了一個善果,以所生善再迴向無量眾生,又得到一個善果。以前在藏地,因為地處偏遠,大家都很封閉,沒什麼國際知識,聽都沒聽過世界上有歐洲、美洲,後來聽到也覺得像童話,聽到俄羅斯,還以為是傳說中的羅剎國,雖然藏民這麼封閉,但他們卻能像〈普賢行願品〉一樣發願:

        乃至虛空世界盡,眾生及業煩惱盡,

        如是一切無盡時,我願究竟恆無盡。

        只要有天空的地方,就有眾生;

        只要有眾生的地方,就有業和煩惱;

        只要有煩惱的地方,就有我的慈悲和祈願。     
    
你看藏民雖無國際觀,卻能對眾生生起廣大的慈悲菩提心。    

    (法王繼續上段念誦給操普博士之歌)

    汝之一切大痛苦,我皆代受願清淨。

    上師恩重如父母,毒害恩師實可憐;

    此業所招異熟果,我願代受淨汝罪。

    於一切時一切處,願離罪業之伴侶;

    生生世世任何時,願常伴遇善知識。

    不以惡業而聚財,亦不損惱任何人; 

    願盡法界眾有情,皆發慈悲菩提心。

    
    密勒日巴是這樣發菩提心,也請大家這樣來發心。

    現在唱頌道歌:P207「滿意歌」(維那師帶領大眾唱藏文「滿意歌」──

    敬禮三身上師前,加持窮子得山居;

    既無親朋為掛念,亦無仇怨相牽纏;

    如是死於崖洞裡,無悔無恨心滿意。

    親朋不顧我將老,弟妹莫認我死期;

    如是死於崖洞裡,無悔無恨心滿意。

    我死悄悄無人知,我屍鳥鷲亦不見;

    如是死於崖洞裡,無悔無恨心滿意。

    我屍一任蒼蠅食,我血一任蟲蛆飲;

    如是死於崖洞裡,無悔無恨心滿意。

    洞內死屍無血痕,洞外杳然絕人跡;

    如是死於崖洞裡,無悔無恨心滿意。

    我屍周圍無人繞,我死不聞人嚎哭;

    如是死於崖洞裡,無悔無恨心滿意。

    我行何方無人問,我止我住無人知;

    如是死於崖洞裡,無悔無恨心滿意。

    無人寂靜崖洞處,窮人所發此死願;

    為利一切有情眾,諸佛加庇使圓滿。
 

    禪修:觀想悲心,化作觀世音

    剛剛我們說到發菩提心和修心,所以我們今天禪修,就要這樣禪修。

    首先要掌握身體的要點,身體坐直。觀想一切眾生,一切受苦的眾生,如一隻狗被車撞了,或想起自己曾看過的悲傷景像,感覺這種小小白色的光,越來越大,充滿此心,從心放出,從梵穴而放出,剎那間轉換成二臂觀音菩薩,右手持勝施印,左手持蓮花,綻開在臉旁,慈祥莊嚴,慈眼悲憫的看著一切眾生,給予眾生愛、慈悲與加持。要記得,這位觀音菩薩是從我們的悲心中所生起,所以,首先要生起大悲心,即使它起初只是如芝麻一樣大,要不斷擴大它、擴大它,直到它充滿整個心,從頂輪梵穴放出,化成觀世音菩薩,能以慈悲加持所有眾生。

    (安住三分鐘)

    法王獨頌〈 大祈願文〉前開示:我們念誦時要像密勒尊者一樣,要做廣大的發心,為何要受戒,藉由清淨身語意三門,而具足利益眾生的能力,要這樣發心。

    (法王獨頌〈大祈願文〉,迴向後,結束第二座法)

    〈第三座法〉(下午1:30-3:00)

    (法王噶瑪巴陞座主法)

    今天,要講解度母的佛行事業與功德,因為下午要念頌度母的偈文,所以現在要略為講解《救度佛母二十一種禮讚經》和〈度母讚文與利益〉。

    首先,是頂禮二十一度母尊聖救度母,接下來二十一度母之功德、事業,一一解說如下:

    一、速勇母:她代表「懷攝」的事業(註:息增懷誅之「懷」,即懷攝,懷柔而攝持);

    二、百秋朗月母:她代表「寂靜」的功德,可以加持身體健康。

    三、紫磨金色母:可加持行者依於六度如法而修持。

    四、如來頂髻母:可加持行者「長壽」。

    五、怛羅吽字母:可加持(息增懷誅)「懷」之事業增勝。

    六、釋梵火天母:可加持淨除諸魔的干擾。

    七、特囉胝發母:可加持免除他人對我們之傷害。

    八、都哩大緊母:降伏內外一切怨敵之障礙。

    九、三寶嚴印母:可加持增長威德。

    十、威德歡悅母:可降伏魔障,增進世間威德。

    十一、守護眾地母:降伏貪欲,令一切衰敗度脫。

    十二、頂冠月相母:頂輪放光,帶來吉祥。

    十三、如盡劫火母:清淨修道上的障礙。

    十四、手按大地母:能加持降伏七種險難。

    十五、安穩柔善母:降伏嚴重罪業、災害。

    十六、普編極喜母:加持遠離惡咒、明咒之害。

    十七、都哩巴度母:亦能清淨不好之咒語。

    十八、薩囉天海母:能加持降伏自然界的饑饉。

    十九、諸天集會母:能加持降伏口舌是非與惡夢。

    二十、日月廣圓母:能加持清淨六種病害。

    二十一、具三真實母:能加持避免鬼神、羅剎、夜叉之侵擾

    度母可以淨除修行人生活上和修行上的兩種障疑,在密法修行上,度母也可以幫助密乘行者淨除外、內、密三種障礙。為了祈請上師長壽、佛行事業廣大,藏傳弟子們也會祈請度母。另外,為了傳承的波卡仁波切清淨無誤的轉世,能盡快回到我們之間,之前一切障礙能淨除,我們也要祈請度母,並發願迴向這件事盡快成辦,這是很重要的。還有,目前人在西藏的巴渥仁波切身體違和,現在正在住院,也要為他祈願。最後,迴向於這世間一切的不順、違緣,能轉為吉祥。

    ●P324《救度佛母二十一種禮讚經》

    ●P327〈度母讚文與利益〉第一次

    (念誦〈飲食供養文〉後,飲用奶茶後,繼續念誦)

    ●P327〈度母讚文與利益〉九次(最後一次加頌P232「利益」)

    ●P335〈七救護祈請文〉

    ●P337〈綠度母讚.天人頌〉

    ●P346〈白度母讚〉

    ●P350〈妙音天女讚.加持靈光〉
     

    (迴向,結束第三座法)
 

    〈第四座法〉(上午3:30-5:0 0)

    ●P417〈達隆噶舉願文〉

    ●P423〈卓普零星寶願文〉

    ●P432〈威巴加惹願文〉

    ●P274〈無分別持教長壽願文〉

    ●〈長壽願文〉(中文版無)

    ●〈護法供儀〉(中文版無)

    ●P460〈雪域安樂願文〉

    ●P280〈最勝導師〉

    ●P269《月藏經》

    ●P320〈成就實諦文〉

    (迴向後,結束大祈願法會第四天四座法)

{rsmediagallery tags="news20091227"}

 

歷年法會摘要

歷年祈願法會

Powered by mod L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