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燈祈願法會-千年梵歌再現

時間:2014年1月16日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大祈願會場

點燈祈願法會 千年梵歌再現

佛陀世尊成道的聖地、印度金剛座的噶舉大祈願法會會場,如詩偈所說:「上有天人善持白傘蓋,下有龍族海會供養雲,前有人群海會禮讚音,盡攝人天清淨妙福田。」滿月下,一場滿溢慈悲的音樂祭典,即將開展。

16日晚間,滿月柔美的光芒下,祈願大會場的舞台已卸下連續14天的精緻壇城布置,寬廣的舞台上方,映襯著祈願法會的藍底LED螢幕前,僅有金色佛陀端坐,沐浴在氤氳的金黃光束中。首度於16日舉行的點燈祈願晚會,就這樣清麗肅穆的開場了。

■以善妙歌舞及美麗燈燭,獻上供養

如同佛陀在〈三摩地王經〉中說,「美妙歌舞眾伎樂,悅意喜笑善樂器,殊妙油燈常連綿,恆時供養無上尊。銅鑼鐃鈸百腰鼓,各種美妙鐘鼓聲,琵琶伎樂百功德,淨意導師我供養」,因此晚會中,以各種善妙的歌舞、善妙的純淨笑容,及美麗的燈燭,向佛陀及上師獻上無比善妙的供養。

比往年更為盛大的點燈祈願晚會,緣起於第七世法王在嘠千大營地中,舉辦祈願大法會來慶祝新年的傳統。根據歷史記載,當時,佛壇上陳列出不可思議豐富的貢品,但是法王仍然在鋪著薄墊的地上,恭敬地向佛壇頂禮。

在3百多年前的祈願大法會期間,早晨是祈願法會,下午則有聖者行傳的節目演出,將佛陀的本生故事、藏漢成就者的行儀事跡,及轉輪聖王、漢族藏族蒙族的國王,以及天人與阿修羅的爭戰,還有帝釋天與四大天王的故事,栩栩如生的表演出來。

法王噶瑪巴有意恢復此傳統,因此,在第31屆祈願法會的點燈祈願晚會上,以「慈悲法意」為主軸,規劃為三大表演型態:「西藏傳統歌舞表演」、「不丹傳統歌舞表演」及「印度道歌表演」。

■小規模的藏樂交響實驗

在法王兼容新舊的心量下,今年有一項新創舉供養大眾:以小規模實驗的方式,引進中西方常見的交響樂演出形式,將取材自西藏的傳統音樂,結合不同樂器共同演出,也藉此鼓勵西藏文化創作者朝此方向繼續擴大努力。

而早在一週前,40位來自孟買的舞台專業團隊,帶來7輛貨櫃車的器材,從9日起,利用每天半夜晚課結束後,攀爬上5層樓的舞台頂端,陸續架上了200盞舞台燈,及舞台上橫40呎、寬22呎的巨型LED燈,法王則幾乎每晚都會到場視察,並親自規劃了所有節目流程以及燈光設計。

一、法王開示「光明的力量」

在晚會一開始,法王先上台,先以柔軟的法語甘露,為大眾提醒光明的力量,與善良與慈悲的責任。法王說:

燈火代表平靜與光明,就好像在黑暗地方,當我們看一展燈火時,會感到一絲歡喜和安慰,因此在無盡輪迴苦海中,佛菩薩們將正法點燃了,而使我們產生勇氣和信心,今天我們不光只是點燃世間的燈火,我們更要將智慧、慈悲的燈火點燃,以及點燃和平的燈火。

我們今天在金剛座佛陀成道聖地,就要將智慧和慈悲的燈火,一個接一個的傳遞下去,希望大家都能帶著這樣願心,來進行點燈活動。

今天點燈祈願法會中,我們也安排一些表演節目,但並非是世間歌舞表演,最主要是使表演符合於正法,並且以這些歌舞,代表我們對佛陀正法的憶念及對一切生命的慈悲之心,更提升增長我們的智慧與慈悲。

尤其佛陀是在印度出生成道,我們更要將這樣一種佛陀成道的修持傳統,延續下去,所以我們更要能夠帶著一種善心,開展善心,將這一念善心帶到各自生長之處,擴展到全世界,每個角落,這也是我的期望。

二、〈四臂觀音修持簡軌〉:與大悲觀音相應的時刻

接著由四位維那師唱頌〈四臂觀音修持簡軌〉,來喚醒眾生蘊藏的菩提善念。法王殷切的心念,是希望再三的提醒大家,善心,是讓一切心願圓滿,獲得幸福快樂的道路,而為了要能生起善心,首先需要在心中生起慈心與悲心。

為了讓大家能獲得加持,而能如實生起慈心與悲心,因此向一切諸佛慈悲的總集:雪域藏地的有緣本尊:聖觀世音菩祈請,並唱頌出利益廣大且容易修持的〈遍利虛空觀音儀軌〉。

在三次的〈皈依發心文〉:「諸佛正法聖僧眾,直至菩提我皈依,以我所施諸功德,為利眾生願成佛。」,和三次的〈觀音菩薩禮讚文〉「淨極無瑕大悲身,阿彌陀佛頂上嚴,慈眼悲憫視眾生,皈命頂禮觀世音。」之後,反覆念誦〈六字大明咒〉,一時間,舞台上投射出的金黃光束交織著「嗡嘛呢唄咩吽」的持誦聲,熨燙溫暖了大家的心。

三、四:〈自然的美麗〉、〈犛牛蹄聲〉:感恩地球和動物

之後的節目〈自然的美麗〉、〈犛牛蹄聲〉則逐步擴展了與會眾的關注心量,從感恩我們所生長唯一所依的地球、到憶念動物的恩德,並進而轉向對佛陀恩德及悲智雙運的教法致謝。

在七道彩虹光束中,搭配了地球各季節美景為背景畫面的交響樂團傳統樂曲演奏,在外國法友看來平常,在西藏傳統樂曲表現形式上,卻屬歷史上的創舉,表演者們來自於位於北印度達蘭沙拉的西藏藏劇團,都有10年以上演出經驗。

法王於去年1月、上一屆祈願法會後,透露希望呈現西式交響樂團表演之構想,並請文化大學的國樂系主任吳宗憲老師協助規畫設計,吳老師回憶說,後來左等右等,等到8月底,法王傳訊說,希望此次能嘗試融合西藏藏樂及中國傳統國樂的新型態演出。

因此,去年9月份時,法王自掏腰包,讓幾位年輕團員到台灣,在40天內,以每天3小時的集訓方式,讓他們一對一接受包括二胡、三弦、揚琴、笛子等樂器表演及音樂課程。

16日當晚,以西藏傳統樂曲重新寫成協奏曲的〈犛牛蹄聲〉,宣揚出法王對動物自主權的日益關切心念,畢竟大地上生物種類千萬種,人類僅是其中之一,眾生雖然大小不同、形狀有別,生命價值是並無分別的。

在巨大LED播放著各式動物影像時,以笛聲為主、輕躍自由的合奏表演,勾起人類對動物權益及生命價值的反省,就像人類想主宰自己生命一般,動物也想自主自己的性命,且動物不論直接或間接,都在在處處利益人類,動物們所產生的奶、血、肉,被人類所食,皮毛被人類所穿著,如果沒有動物,人類是無法生存的,因此我們應當憶念著動物生命給我們的各種幫助。

五、〈不在天上在天上〉:來自不丹的讚嘆

喜馬拉雅地區的傳統,是悲智雙運的圓滿佛教傳統,就算21世紀外在物質興盛,也不能沒有慈悲與智慧。因此,喜馬拉雅個民族應該要繼續的,守護著父輩祖輩們所留下的這悲智雙運的圓滿佛法傳統,因此接著由不丹傳統歌舞學院,表演出讚嘆佛教傳承的傳統歌舞「不在天上在天上」,7對舞者的純熟舞步,引起全場熱烈鼓掌。

六、〈願望之歌〉:祝願眾生心願成就

在對地球和眾生們的關心後,法王將目光轉回到了故鄉,藉由西藏藏劇團歌聲,傳達出法王念茲在茲的祝福。在兩千年初,世界屋脊之巔、某夜月光照射在沈睡的大地上時,法王噶瑪巴來到了印度,當法王的坐騎來到了他鄉異地時,法王回首遙望著故鄉,心中生起了無限的感觸,於是便寫下了「願望之歌」。

這首歌主要在祝福西藏山川大地的美麗,祈願一片美麗自然能不斷綿延持續,人民幸福、聖者住世、人們心想事成、達賴法王長久住世、總持教法,希望所有大眾都能心願成就。搭配著LED螢幕播放的各種藏民的笑容,及結尾最後一張布滿皺紋、正轉著大經輪的手,法王對故鄉的深厚思念和盡力祝福溢於言表,讓同樣遠離家鄉的僧眾及國際弟子們深深感動。

〈願望之歌〉
嗡 娑 諦

三密大悲潔白右旋螺 依於不變意樂而吹奏
無比名聞樂神勝妙聲 善樂喜祥之蓮展笑顏
無比莊嚴如意甘露樹 無垢圓具香甜甘美音
永樂之寶枝茂果實豐 於三界中戰勝極莊嚴
清涼雪山甜美之花曼 吐露甘美乳香之藥城
二規月光撩人之光明 戰勝黑方昏暗之戰鬥

雪域福樂喜筵圓滿相 聖者手中白淨蓮花持
相好怡人有情眼中寶 宛如堅固金剛兄弟聚
圓滿經典朝日所佈河 明慧勝妙蓮花池中住
蕊中蜜蜂樂音之善道 所知吉祥甘露願綴飲
復次瞻洲廣大財寶持 不壞利益喜樂之涼蔭
顯現無量利他之月形 寂樂睡蓮園中展笑顏
二資白雲華蓋所由起 實語珍珠細雨花瓣酒
無私善緣徒眾花園中 利樂之蕊喜樂眷屬結
七、〈上師是一切〉:千年傳統梵文道歌再現

西藏的人們都認為印度是聖地,是佛陀出生的地方,是能透過朝禮而清淨罪業的聖地,往昔西藏的眾多譯師們,捨棄身命錢財,前往印度求法求道,印度的大師智哲們也來到西藏,將悲智雙運的教導廣為傳授。

尤其是薩惹哈大師的教導,由譯經王馬爾巴大師承繼後,此善妙的傳統傳承至噶舉歷代成就大師們,將各自的證量豁然宣唱為金剛道歌,而歷代黑帽系法王噶瑪巴亦也多為宣講,因此噶舉傳承演唱道歌的傳統已歷經千年,並集結為《噶舉道歌海》。

而在印度本地,以印度四大方言中的梵語演唱的道歌,至今仍在南印度盛行,而法王希望恢復梵文唱頌金剛道歌的傳統,因此邀請兩位鑽研道歌傳統超過30年的音樂博士南達.庫瑪(Nanda Kumar)和拉喜卡.庫瑪(Radhika Kumar),來表演帝洛巴祖師親唱的道歌:「歌中之寶」。

兩位教授表示,印度道歌如同西方吟唱詩人一般,流傳於印度民間,記載了不同教派各證悟者的覺受,而隨時代流轉,屬於佛教的道歌已非常稀少,目前僅在南印度邁索爾(Mysore)、瓦拉納西(Varanasi)等地區仍有少數傳承,他們於噶瑪巴900週年受邀演唱後,受到法王感動及啟發,因此這3年來,持續在印度各省及世界各國博物館,找回了一首首失傳已久的佛教道歌。

教授們解釋,流傳千年的印度古道歌表演,是智慧與方便的融合型態,代表智慧力量的歌者演唱出遠古悠遠的證悟之音,而舞者則以手勢、眼神及動作詮釋覺性及慈悲。

教授們解釋,梵文道歌每兩句為一段,此首道歌分為四段,由於世間萬物及五蘊對境都是上師加持,而道歌就是上師本身,因此開場時,先將道歌供養給代表佛性的法王噶瑪巴,將自我與覺受,都呈現於法王蓮足下。

接下來兩段,則講述:

宇宙雖由地水火風空五元素組成,
但一切萬物其實為「一」,
臣服與合一的智慧,
唯有在上師的加持中可以了悟,
我們凡夫智識的心識,
只是窺看佛陀如風法意的一扇窗,
唯有透過上師加持,
才能貼近實相。

第三段則唱頌到:

透過淨化自心,
行者才能踏上如佛陀的道路,
去成為「佛」,
就請回歸到你的佛性,
因為佛性就是你,
因為佛性就是智慧之海,
佛性就是上師,
行者要躍入其中,
融合為一。

結尾則再度讚頌:

具足威猛加持力的上師,
如同度母之子,
上師與度母無二無別,
上師、佛性、度母及我們,
其實都是不增不減的「一」,
我們必須融入上師中,
我們看著上師,
祈求在加持中啟覺佛性,融為不生不滅的勝義,
並將此歌舞供養給噶瑪巴您。


在唱頌道歌時,背景LED依序播出帝洛巴、那洛巴、馬爾巴等及十六位法王的唐卡畫像,並間歇穿插以明朝永樂皇帝為第五世大寶法王繪製的「法會神變圖」,帶領與會者大步跨越時空,在當下的覺性中,貼近了成就者的身影。

八、〈點燈祈願文〉:王菲錄音領唱

結尾是最動人心弦的〈點燈祈願文〉大合唱。

經典記載,過去在燃燈佛的時代,有一位名叫金手的國王請問燃燈佛,「過去以何因緣,而能相好莊嚴全身放光?」燃燈佛回答,「我在凡夫時,以布裹身燃燈供養,因此如今能相好光明」。於是金手國王亦將布料沾油裹身,將自身燃燈供佛並發如是願。

相傳阿底峽尊者來到西藏時,傳授點燈的儀式,並說道:「過去聖者的行儀,後世弟子的修持。」因此,在滿月的當晚,大家捧起手中的蓮花燈燭,虔誠唱起〈點燈祈願文〉這首阿底峽尊者著作、法王譜曲的歌,來供養一切佛菩薩,也輝煌自心的光明。

此時舞台全場打亮,照亮了分坐於舞台兩側、持蓮花燈燭的百位男女僧眾,也照亮了舞台中央的金色身佛陀,及整場端坐於法座上的法王,法王先一句一句為大眾口傳點燈祈願文,接著全場暗燈,在漆黑中,法王手中亮起一盞光芒。

之後如同潮浪中的夏日月色般,全場一波波亮起燦爛蓮光,在法王清唱的藏文版、王菲以錄音方式領唱的中文版、和英文版的大合唱歌曲中,成就了祈願法會最後的善行。在全場燦爛火光及歌聲中,沐浴在金色光束中、已與佛陀像融為一體的法王,靜靜的微笑了。

就這樣,第31屆噶舉祈願法會,在最初的善行:由法王噶瑪巴宣講《大手印了義炬》,中間的善行:蓮師初十法會金剛舞與祈願法會,以及最後的善行:點燈祈願晚會中,盛大且具加持的圓滿了。

最後,大眾再將所積聚的廣大功德善業,迴向教證佛法的興盛,祈願八大實修傳承的學修珍寶,都能廣大、昌盛、且常住於世界每個角落,上師長壽住世,也願世間所有饑饉爭戰、四大災難、五濁惡世的衰敗,都能息滅,迎向一切眾生都能幸福快樂圓滿的新時代。

 

歷年法會摘要

歷年祈願法會

Powered by mod L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