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念香巴噶舉傳承持有者的兩位噶瑪噶舉上師:卡盧仁波切與波卡仁波切

憶念香巴噶舉傳承持有者的兩位噶瑪噶舉上師:卡盧仁波切與波卡仁波切

 

香巴噶舉是從印度傳到西藏的八大實修傳承之一。「噶舉」字義為「口傳」,而「香巴」為香巴噶舉祖師瓊波那久(Khyungpo Naljor)定居的地方,也就是在西藏中部日喀則北邊一個名為「香」的村落。

雖然香巴噶舉中有「噶舉」二字,但它傳承法教的來源卻與達波噶舉無關。達波噶舉由帝洛巴、那洛巴、馬爾巴和岡波巴傳承下來,其中一個分支為噶瑪噶舉;而香巴噶舉源自兩位印度的女性大成就者:尼古瑪(Niguma)和蘇卡悉地(Sukhasiddhi)。尼古瑪是帝洛巴的弟子,也是那洛巴的姐妹。尼古瑪和蘇卡悉地都是瓊波那久的根本上師。

數百年來,香巴噶舉傳承相對地鮮為人知,這是因為香巴噶舉的主要持有者,選擇的是隱居的瑜伽士生活。此外,香巴噶舉並沒有一個既成的轉世祖古制度以延續傳承,因此它的傳承領袖轉世回來繼承領導地位的例子極為罕見。多數香巴噶舉的大成就者藉由自身的學問和修證,而最終成為傳承中的領袖。

再者,由於香巴噶舉並沒有一個寺院做為法座,也沒有一個藉由轉世認證的領袖,因此香巴噶舉之教法和證法的延續,是散佈於其他傳承當中。

十九世紀時的偉大上師——蔣貢康楚羅卓泰耶(Jamgön Kongtrul Lodro Thaye)和蔣揚欽哲旺波(Jamyang Khyentse Wangpo)對於香巴噶舉的法教進行搜集,而蔣貢康楚羅卓泰耶將這些內容收錄在《口訣藏》中。蔣貢康楚羅卓泰耶還整修了一座舊的閉關中心(此為他的上師大司徒仁波切貝瑪寧杰旺波所交託),做為他在紮扎仁千扎(Tsadra Rinchen Drak)的住所之一,並且在裡面進行八大實修傳承的閉關,主修香巴噶舉。

2014年正好是怙主卡盧仁波切圓寂25週年,以及波卡仁波切圓寂10週年,而這兩位仁波切都是香巴噶舉法教的持有者。因此,在第32屆噶舉大祈願法會的前行和正行時,都舉辦有特別的活動,以憶念同為香巴噶舉傳承持有者的這兩位噶瑪噶舉上師。

法會前行的三個紀念活動為:法王噶瑪巴傳授《知一全解》灌頂、兩位仁波切的攝影展,以及發佈兩本有關仁波切們生平的出版品。法會正行期間,更是藉由壇城中供奉的多瑪,塑造香巴噶舉四位重要上師的聖像,進一步向這兩位大師致敬。

歷代噶瑪巴與香巴噶舉也具有密切的關係。近代,第十六世法王噶瑪巴曾延請第一世卡盧仁波切,將所有香巴噶舉的法教傳授給其心子,因此大司徒仁波切、蔣貢康楚仁波切、以及國師嘉察仁波切都是當今香巴噶舉法教的持有者。

再者,第十七世法王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由國師嘉察仁波切處獲得完整的香巴噶舉法教,其後在接受《口訣藏》傳法時又再次受法。波卡仁波切也教授過第十七世法王噶瑪巴,這在在顯示了香巴噶舉與噶瑪噶舉之間深遠而密切關係。

歷年法會摘要

歷年祈願法會

Powered by mod L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