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義炬》系列課程.金剛薩埵.第三堂

執為實有,就犯了密乘戒

修密乘的弟子,若執為實有,如以為瓶子真實存在,而未瞭解一切外相如夢如幻,就犯了密乘戒,可知多麼容易犯戒。

主法上師:第十七世法王噶瑪巴
藏譯中:堪布羅卓丹傑
時間:2014年12月27日,上午8:00-10:30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大祈願會場

(大眾唱頌〈金剛總持祈請文〉、〈皈依發心〉、〈三十七供獻曼達〉、〈請轉法輪〉)

法王開示:

今天是課程第二天,也可說是課程的最後一天,首先要跟大家說一聲早安!接下來會念誦並講解《了義炬》之金剛薩埵內容。

(以下法王口傳,從《了義炬》P.117倒數第七行開始)

由此放射出光芒,迎請十方三世一切諸佛菩薩。諸佛菩薩融
入種子字,將其轉化為十方三世佛菩薩總集的本體,如此想
著而作淨除罪障的祈請。

祈請後,由於祈請,而從心間的咒輪和種子字流出般若甘露
且盈滿全身。甘露盈滿後漫溢出來,從金剛薩埵的右腳大拇
趾白亮亮地流出,從我們自身頭頂灌注。[ 我們] 無始以來
生生世世所造作的毀犯誓戒等一切罪障有如黑煙炭汁,一切
病痛有如膿血,一切非人的障礙像是汙穢的昆蟲(是有血有
肉的樣子),好像剛剛噴出的水,前頭沖帶著蟲子一般。這
一切從五根門以及毛孔被驅趕出來,然後進入到廣闊金質的
大地中。我們自身充滿清淨的般若甘露,多出的甘露從頭頂
冒出,並碰觸到金剛薩埵的尊足。

以上的觀想,要非常清晰地一再觀修,正如偈言所說:「若
心散亂於他境,持咒歷劫不得果。」因此,一剎那也不要散
亂,要不疾不徐、乾乾淨淨、聲聲清朗地持誦百字明咒和六
字短咒。

最後雙手合十,念誦「怙主:因我無知與蒙昧……」等祈請
及懺悔的文句後,觀想上師金剛薩埵歡喜並帶著微笑說道:

「善男子,你的一切罪障墮犯,從今天起都清淨了。」在金
剛薩埵勸慰我們之後,要想金剛薩埵化為光芒融入我們自
身,金剛薩埵的身、語、意和我們的身、口、意合而為一,
沒有分別,之後安住在無所緣之中。如果要下座的話,就迴
向善業功德。

在經典中清楚說明了淨除罪障的徵兆,[ 其中] 特殊的徵兆
有:身體會感到輕盈,睡眠會減少,精神好,心智清明而且
會生起一些些覺證。

以上是針對儀軌的解釋。接下來是蔣貢仁波切對於「淨除罪障」的概說:

(以下法王口傳,自《了義炬》p.119起 )
以上所說的道理,主要就是「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然
而,只有圓滿的佛陀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應如何教
導別人。我們若能信解佛陀的教言並且去實踐,生命就有意
義了。

[罪業的過失]

不論善業、惡業,在成因的階段雖然微小,但是在結果的階
段卻會增大。罪業的果報是[ 投生] 惡道,善業的果報會前
往善趣。因果絲毫不爽,自己造作的業不會空過,沒有造的
業不會遭逢。

以由貪、瞋、癡引生的業來說,如果在身體和語言上還沒有
形成動作的話,就是意業;若已經在身體和語言上形成動作,
就是身業和口業。由此可知一切業的前導是心意,這就是所
謂的:「世間成黑暗,意毒是根源。」

罪業又分為:五無間罪、五輕罪、十惡業、四重罪、八捨正
法等等,還包括違犯三乘戒律的墮罪,自己犯戒或是叫他人
犯戒,見人犯戒心生隨喜並且讚歎。總之,我們已經背負著
無始以來造作的如山一般、無法了知的罪惡。而如今身、口、
意所體現的思想與行為,大多是受到三毒的驅使,只是[ 在
原有的罪業上] 又再增添了罪障。

這樣的過失,讓我們今生受到人類與天人的譏毀辱罵,發生
許多災難,護法捨離,非人伺機,淪為下等階層,所有相關
的一切都受到罪業陰影遮蔽。什麼事都不吉祥順遂,就連做
夢都是惡夢,心裡不安,發生致命的惡緣與疾病,死時經歷
可怕的割截恐懼和痛苦,中陰時極度錯亂,死後隨著罪業的
大、中、小前往三惡道,長時間強烈地受苦。

縱然有朝一日投生善趣,也是壽命短暫而且多病,沒有做錯
也會仇人多、官司多,所在的地方發生災荒、瘟疫、戰爭,
由於同類因的果報,自己也會喜歡造惡,以至於痛苦沒有間
斷地增加。

如果[ 面臨的] 情況是不得不造作惡行,而且這一定會有利
益的話,就必須去做,然而情況並非如此,因為造惡的原
因,不是為了降伏敵人、保護親友,要不就是為了得到財富
名聲,要不就是為了衣食[ 而造惡]。但是這一切再怎麼具
足,在自己死亡的時候,這些東西連一粒芝麻大小的利益都
沒有。別說是名聲財富、妻妾子女了,到時候連一口飯、一
件衣服也無法帶走。當自己一個人遊蕩在惡道的時候,所有
造罪的痛苦之果,沒有人能分擔,唯有自己獨自承受。

「仇人很容易變成朋友,朋友也很容易變成仇人,所以還大
膽費力去造作惡業是受到惡魔驅使,是厲鬼讓我瘋狂,真是
極其愚昧無知。對於過去所做的罪惡一點也不覺得不對,也
沒有人告訴自己作了不對的事情。如今不知生命何時死去,
還有時間淨除罪業嗎?如果一點也沒有淨除罪惡就死去的
話,自己會遭受何等惡道的苦難呀!」必須要帶著慚愧之心
詢問自己,以致感到坐立難安,內心焦慮。如此去觀修。

■剎那間,化為「上師、本尊無二」的金剛薩埵

現在要談到金剛薩埵的觀想,昨天談到了藉由光芒的放射和收攝,而完成上供下施的自他二利。接著是觀想生起金剛薩埵的形象。當光芒收攝的同時,金剛杵及中間的「吽」字化為與上師無有差別的金剛薩埵。

如同昨天談到,一些智者提到下部密續當中,並不需要化為光團。如果需要化為光團的話,那麼就需要先觀想金剛杵化為光團,之後再從光團轉變為本尊,例如金剛薩埵。而在此處金剛杵不需要先化做光團,而是帶著吽字的金剛杵,直接轉變為與上師無有差別的金剛薩埵。

其實這一段的觀修,若你能做到「剎那間,轉變為上師、本尊無二的金剛薩埵」,意思是,若是你能夠在心中剎那觀想出完整清楚的金剛薩埵形象的話,這樣也就可以,就不一定需要按照儀軌「自身頂處蓮月座墊上,上師金剛薩埵白端嚴,一面二臂右持金剛杵,左手持鈴雙足跏趺坐。」這樣去逐行念誦觀想。但對一般初學者而言,很難在心中瞬間觀想完整,因此還是次第地隨文入觀,依照儀軌去念誦。

■金剛薩埵呈菩薩坐姿,兩腳左盤右伸

金剛薩埵全身白色,一面二臂,右手拿著五
股金剛杵對在胸前,左手拿著銀白色的搖鈴放在髖骨上[ 左
大腿近身處]。雙足右腿伸出,左腿彎曲以菩薩坐姿安坐著。

(法王引用自《了義炬》P117)

為何觀想成為白色?是因為白色有「清淨」之意,以此象徵「淨除罪障」的緣起。象徵方便與智慧之雙運,因此持杵和鈴。

此處形容的「菩薩坐姿」,也就是右腿伸出、左腿蜷曲,我們要如是觀想說,伸出的右腿拇指輕輕碰觸在我們頭頂上,如此會更易於觀想甘露降臨。

平常我們看到金剛薩埵的唐卡,多是金剛跏趺座,也就是一般雙盤,很少是如此兩腳右伸左彎的菩薩坐姿,之前我也畫了一幅這樣金剛跏趺坐相金剛薩埵,但覺得畫得不太好,因此就把它藏起來了,本想如果今年有這樣一幅畫也不錯,但總之沒有了,也沒關係。

穿著各種絹綢編織成的上衣和下裙,戴著珍寶鑄成的寶冠等
等所有寂靜尊的裝飾。

(法王引用自《了義炬》P117)

接著觀想金剛薩埵盤髮於頭頂為髮髻,餘髮垂散至後背,穿著各種寶冠等等,此處就不需要逐一去講解了。

■單尊金剛薩埵形相,出自「瑜伽續」

若去探究如是形象的金剛薩埵,是出自於何續典?首先在瑜伽續部中的《真如匯集續》中曾提及。另外在有關勝樂金剛、喜金剛修持的《桑布札注釋續》中也提到。還有在由印度的班智達蔣貝札巴著作的秘密總軌《真實莊嚴》也曾提到。同樣在《甘珠爾》中也記載著,與我們前行法儀軌中提到的一模一樣的金剛薩埵形象。

之所以會提及以上這段,是因為若被人問及金剛薩埵形象源自什麼續典,就可以如上回答。因為很多人看到金剛薩埵有眾多形象,包括雙運尊等;而若被問到,現在觀想的單尊父尊形象出自何處?就知道答案,可以做以上回答。

剛剛談到這位班智達蔣貝札巴,《丹珠爾》藏經中有許多關於無上瑜伽部根本墮罪的論著,但是許多大師都公認,其中最傑出與可信的為蔣貝札巴之論註,因此,第三世噶瑪巴所寫的《誓言大海》中,除了少部分外,大部分內容都援引自蔣貝札巴對於根本墮罪之解釋。

宗喀巴大師也有關於根本墮罪的相關論著,其中也格外重視蔣貝札巴的說法。薩迦派祖師札巴蔣采,有一部破除根本墮罪相關誤解的釋疑論著中,也提到:丹珠爾中有關根本墮罪的釋論眾多,但可能並非都出自於印度論師所著,然而當中蔣貝札巴所寫者最為可信。

■效法阿底峽尊者,今天罪業今天懺

金剛薩埵修持極為重要,尤其我們都是修持密乘的弟子,密乘戒特別重要,然而密乘戒很容易違犯,就像昨天提到的,如果我們對於一個瓶子生起了世俗之念,就已經違犯密乘戒。這句話的意思是,如果對於一個瓶子,生起了執著為實有的世俗之念,而並未瞭解一切顯相如夢如幻的話,就已經違犯了密乘戒,如此就可以了解密乘戒多麼容易被違犯。

因此每天都要懺悔,這是很重要的。就像是阿底峽尊者,會隨身攜帶一個木製的菩提塔,每天都會在前懺悔,絕不會將今天的罪業留到明天懺悔。連阿底峽尊者都需如此,遑論是我們呢?以我們而言,可能每分每秒都需要懺悔,還未必足夠呢。當然我們不可能每分每秒都懺悔,因此可以參考祖師們每天有四座法或六座法的修持,例如在一座法中,善加念誦金剛薩埵百字明咒等等,參考祖師的作法,在一座之中好好修持、透過一座法好好懺悔,這種方式會是很好的。

■岡倉噶舉近年的紛擾,需要懺悔還淨

尤其我們在座大多都是噶瑪岡倉弟子,噶舉傳承一路從具德杜松虔巴傳承至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如同黃金珍珠寶鬘般,噶舉傳承當中,師徒之間的三眛耶戒是如此清淨、無間斷的傳承下來。但在過去幾年,確實發生了一些過去從未發生過的、讓傳承蒙羞之事。

為什麼會發生?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我們沒有好好持守師徒之間的三眛耶戒。我們不顧,或者說忘了傳承之主第十六世法王的恩德,同時,我們也不再具備利益眾生和護持佛教的廣大心願,而只是專注於短視近利的瑣事,因此造成這些事情發生,也讓師徒和法友間的三眛耶戒,不復清淨。

這次我們要修持金剛薩埵,不是因為我們很好而修,而就是因為我們不好才要修持,因此要知道自己所違犯的戒,知道自己的過錯,這是最重要的。

■噶舉傳承,是一個虔誠、恭敬心的傳承

尤其今年怙主夏瑪仁波切圓寂,當然他的一生有著許多爭議,但這一切也都過去了。有個想法對我也很有幫助,也就是去憶念從遍知第一世夏瑪仁波切札巴僧格開始,歷代夏瑪仁波切對於廣大行持利益眾生、弘揚佛教的恩德,特別對於實修傳承的噶瑪岡倉傳承具備的重大恩德,當我們這樣憶念起過去每一世夏瑪仁波切為教為眾的事蹟時,即使這一世夏瑪仁波切有些做得不圓滿之處,我們也易於接受和原諒。不然,我們說自己是修行人,卻連這一點寬恕和原諒都不給予的話,這實在是說不過去。

總之,我們要帶著懺悔的心,好好來專修這一次的金剛薩埵法門,同時,修持後,要觀想罪業都獲得清淨了,要有如是心念生起,以專一、虔誠及廣大發心來修持,這是最重要的。

同時希望我們共同發願:未來我們整個實修傳承,能夠如同往昔祖師一般地善守清淨三眛耶戒,廣大弘揚實修傳承,讓此傳承延續不斷。

尤其我們說,噶舉實修傳承是虔誠、恭敬心的傳承,因此,當我們不再具備清淨誓言和虔敬之心,傳承就會為之中斷,希望大家一定要將此重點放在心上。

■依止上師,不生邪見,就能得到加持

如同過去竹巴昆列大師曾說:「無論上師行持為何,不生邪見就能得獲加持。」意思是當你選擇依止某位上師之後,無論看到上師任何行持,只要你不生邪見,就能得到加持。換句話說,我們依止上師時,要如同蜜蜂取蜜一般,蜜蜂只專注於取蜜,對於其他枝節,蜜蜂是不需要、也毫不在乎的。

接著對於法友之間,竹巴昆列大師也開示:「法友相處時,自己若能承擔一切過失,就不會違背誓言。」意思是法友之間若是發生任何爭吵問題,要想著都是自己的過錯,這樣你就不會違犯三昧耶誓戒。但不要嘴裡說都是我錯,卻在心裡暗想:明明是你的錯還不肯認錯──不是這個意思,而是真的想說,這一切是自己的過錯,這樣法友就不會起紛爭而違犯三眛耶戒,希望這一點大家放在心上。

(9:30,第二堂金剛薩埵共修開始)

(〈了義大手印祈願文〉)
(〈雪安樂願文〉)

註:本報導所引《了義炬》內容,出自「了義寶藏」系列第一集《了義炬:大手印四加行簡要合集及正行教學次第》,作者:第一世蔣貢康楚‧羅卓泰耶,譯者:妙融法師。

歷年法會摘要

歷年祈願法會

Powered by mod L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