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屆噶舉大祈願法會:日誌報導

法王噶瑪巴主持噶舉祈願大法會─(法王首次重訂清規)

12月18日,法王噶瑪巴從沙爾納特前往菩提迦耶,主持從12月19日至26日的第22屆噶舉祈願大法會(The Great Monlam Aspiration of the Glorious Unegualled Kagyu Sangha)。年輕一代的仁波切,如蔣貢康楚仁波切(Jamgon Kongtrul Rinpoche)、卡盧仁波切(Kalu Rinpoche)陪同法王參與盛會。約3000多位比丘、比丘尼和數以百計的西藏和外國信眾們參加。

第二十二屆噶舉祈願大法會每天早上由法王噶瑪巴帶領誦經,下午為僧眾授課,課程主題:岡波巴大師之「解脫莊嚴寶論」(Jewel Ornament of Liberation),並在晚間於雪千寺(Shechen Monastery)大殿中,為國外弟子開示「修心七要」(The Seven Points of Mind Training),(現場有中、英文翻譯)。

在這次祈願大法會上,更加殊勝的是,尊貴的大寶法王嚴格訂下規矩,藉著這次各方僧眾聚集的機會,實現原始僧團的戒律制度,要求各寺僧眾,不論比丘、比丘尼、沙彌、沙彌尼、密咒師等,必須完備攜帶僧伽資具,僧眾們必須三衣著身、持缽食用、展俱趺坐、過午不食、另外更統一規定僧服顏色樣式,穿著方法。這次制度的施行,是大寶法王首度公開的整頓僧團,豎立規矩、恢復古制、重訂清規,各方寺院也紛紛響應、期待在大寶法王這最勝導師的帶領之下,重現佛陀時代佛法的輝煌。

法王也增修儀軌內容,使它更能包容噶舉各傳承的傳統,並為此寫了新的祈願文。今年開始,於法會中,也正式使用經法王修正後的儀軌法本。

{rsmediagallery tags="news20041226"}


 【2004年噶舉祈願大法會日誌(2004年12月19日~26日)】

第一天 (2004/12/19)

2004年在噶舉祈願大法會的第一天,在冷颼颼的黎明前,菩提迦耶散發出祥和的行動聲,數以千計的僧眾靜默地走向佛陀釋迦牟尼成道的大佛塔。當眾人還在途中,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鄔金卓都欽列多傑已經坐在內塔莊嚴的釋迦牟尼佛像前進入深深的祈願之中。

法王蒞臨會場之前,比丘、比丘尼、沙彌、沙彌尼和居士們都耐心地坐著等待。法王噶瑪巴以無比的攝受力,與坐在旁邊的蔣貢康楚仁波切帶領僧眾共修,在此法會期間每日必誦以約束身心舉止的布薩懺摩和指引僧眾生生世世證得佛果的菩薩戒。

三千多位僧眾構成一幅令人肅然起敬的虔誠畫面,剛剃完頭、完整的法衣,大家整整齊齊、一絲不苟地坐著,虔誠地跟隨法王祈願。

在家眾,他們無論是來自西藏還是其他國家,都被這位以無比莊嚴的言行、身教,自在地引領大眾的偉大上師所鎮攝,很多在家眾也紛紛加入到僧眾的隊伍持誦布薩懺摩和菩薩戒。黎明時分,當誦戒法會接近尾聲時,初昇的太陽象徵著一整天由噶瑪巴主持的利眾祈願大法會開始了。法王、蔣貢康楚仁波切和揚希卡盧仁波切戴上岡波巴帽,帶領大家禮讚佛陀釋迦牟尼。

下午,法王噶瑪巴繼續教授三年前開講的《解脫莊嚴論》,這個以藏文教授的教法利益無窮。稍事休息,大寶法王繼續主持下午的祈願法會。雖然如此過了整整一天,晚上時刻法王還是對外國弟子開始了長達一週的《修心七要》的教授。聆聽法王噶瑪巴開示佛法是難得的機緣,正是在此激勵下,數百弟子在些欽寺大殿聚集一堂。

一位真正精神大師的力量和影響是獨一無二而難以描述的。在僅僅一天之內,第十七世法王噶瑪巴鄔金卓都欽列多傑展現了其甚深和絕對的力量,公開顯示法王是佛法三基礎——佛法理論、實修和智慧(ethical discipline, spiritual practice and the wisdom of the dharma)的無上導師。

第二天 (2004/12/20)

在兩千五百年前菩提迦耶的一個夜晚,已經拋棄豪華生活,多年一心投入各種戒律和苦修的佛陀釋迦牟尼,坐在菩提樹下一堆平整的Kusha草上,遵循著他自己的禪修體驗,他發誓如此一直坐下去直至證悟,第二天早上他證得圓滿佛果。從此佛陀金剛寶座和菩提樹所在的菩提迦耶,成為最為殊勝的佛教聖地。

為表達對佛陀釋迦牟尼的恭敬,今年法王噶瑪巴將法座放置在金剛寶座和菩提樹前傳授《解脫莊嚴論》,後面是法王指定製作的精緻唐卡,唐卡中繪畫釋迦牟尼佛坐在樹下傳授四聖諦給他最初的五個弟子。

2004年噶舉祈願大會顯示佛陀法教和藏傳佛教的傳承教法的重要性。在大寶法王噶瑪巴的帶領下,此法會的重點在呈現佛陀的法教而不是教授者的身份。在教學和禪修期間,高僧和仁波切們都不坐在法座上,法王自己不授課時也只坐在地上的墊子。

這是法王為遵循僧團戒律主要改革措施之一。比丘們要遵循傳統,依其戒臘長短排座位,轉世喇嘛或寺院的主管及受具足戒的比丘被安排坐在前面,距離法王最近,場面感人,效果顯著,這與嘉華噶瑪巴維護佛法之純淨的精神一致,僧眾平等席地而坐。面對莊嚴的金剛寶座和菩提樹,僧尼們整天保持整齊有序的隊列,專注於祈願和修行。雖然隊伍龐大,但法王的教導透過擴音器的傳播,整個會場顯得溫馨和平靜。

尊敬的第四世蔣貢康楚仁波切一整天都坐在法王身邊。晚上,法王繼續給外國弟子講授《修心七要》,採用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的注疏和噶當派上師格西切嘎瓦耶謝多傑的法本。

第三天 (2004/12/21)

2004年噶舉僧眾祈願大法會第三天一大早,天還沒有亮,僧眾就已經來到佛塔前,靜靜地、默默地修持布薩戒規。在朦朧的寒冷之中,法王戴著金色岡波巴帽,身邊圍繞著頭戴淺黃色禮儀頭飾的比丘們,以供養和祈願,祈求佛陀的加持。

已受比丘戒僧眾坐在前面,比丘戒是佛陀為培養修行基礎——開發心性而制定的戒律。法王離開後,早課結束時,眾僧靜靜地站起,大約三百多位比丘輕輕地整束袈裟,手托缽盂,從菩提樹前緩緩步上外圍繞塔,然後穿過佛塔大門。

祈願法會期間,比丘、比丘尼們過午不食。他們使用傳統的缽盂和佛陀當年在森林裡和僧尼所用的缽盂一樣集體進食。祈願法會每日活動,讓僧眾們保持心的覺知所帶來的影響,就像兩千五百年前佛陀僧團的心性指導,帶給村民們的影響一樣引人注目。

在傍晚和煦的陽光下,一排排僧眾們搭上莊嚴的金黃色和濃濃的藏紅色袈裟,再一次全神貫注於利益眾生的祈請文中。祈請文美妙的旋律就像光芒四射的陽光,緩緩地、有節奏地被吟誦。在這個充斥著戰爭、貪婪、短視和痛苦的感情欺騙的多事之秋,法王和祈願法會給大家帶來無盡的利益,聚會中充滿感恩的氣息,激起大眾對佛法更大的信心。

通過唱誦「解脫寶船」(The Ship which Sets Beings Free,前一世卡盧仁波切編著的香巴噶舉祈請文)﹑「究竟大手印祈請文」(the Aspiration for the Mahamudra of Definitive Meaning,第三世噶瑪巴讓瓊多傑著)、蓮花生大師的「十方四時祈請文」(Four Times and Ten Directions Aspiration Prayer)和「真實名經祈請文」(The Words of Truth Aspiration Prayer),祈願眾生最終都能成就佛道,僧眾們將積聚之功德迴向一切眾生。

向護法瑪哈嘎拉供養和祈請之後,大家齊誦法王為祈願大法會譜曲填詞的吉祥祈請文,那震撼人心優美的旋律,自然而深刻的流入在座的每一位心中。

第四天 (2004/12/22)

2004年整個噶舉祈願大法會期間,僧眾集會地點上方,彩旗在微風中歡愉地飄揚,噶瑪巴黃藍夢旗(dream flag) 在陽光下展示其神聖的召喚,同多彩的國際佛教旗相映生輝。彩旗下面,僧眾們則構成一付現代佛教多采多姿的畫面。各藏傳佛教傳承的弟子,還有其他佛教傳承的比丘、比丘尼,都參加了這一偉大盛典。

早課後,進行度母和蓮師的祈請、禮讚。度母是大慈大悲觀音菩薩的化身。蓮花生大師是印度一位偉大上師,他將佛法傳入西藏,並在拉薩附近建立了雪域第一座寺院桑耶寺。祈請文直指佛法真諦:佛法不是靠其表象或某個眾生,而是靠信眾內在的信仰和虔誠。

在對外國弟子的教學中,法王強調修行者應堅持不懈地專注於佛陀基本教法——消除我執、生起對眾生的關懷和慈悲心的重要性。法王傳授《修心七要》,指導現代人如何在日常生活中禪修。

第五天 (2004/12/23)

2004年噶舉祈願法會的第五天同往常一樣,在黑暗漸漸隱去、黎明悄悄來臨之際,僧眾們持誦布薩的戒規,然後開始了一天的祈願大法會。今年法王彙編了新的法會手冊,包括許多祈請文,這些祈請文是以往祈願法會的精華,今年每天法會結束時都要唱誦。

第一次早課中,瀰漫著鮮明而強烈的寧肅之力,像撞擊心靈之鼓,喚起眾生慈悲之心。法王特選祈請文以表達法王對佛陀、佛陀教法和僧團,以及護持佛教的功德主的恭敬心。

今天祈願法會的第一部分是唱誦祈請文和皈依三寶。每天早上法會都從頂禮和禮讚佛陀開始,然後僧眾們唱誦皈依三寶祈請文,生起菩提心和為利眾生而求證悟之心。接下來吟誦心經和禮敬三寶祈請文。早餐(茶和麵餅)前,僧眾們唱誦傳統的梵文「佛陀禮讚文」,作為食物供養部分。

今天,法王在會見噶舉祈願法會的成員時,直接開示每日法會開始的祈請文的原因,法王強調在一切皈依對象中,最首要的是佛陀釋迦牟尼。

法王的開示如銀鈴般的清晰,像陽光一樣明亮,對佛法僧三寶的堅定信念、指導我們將皈依和菩提心的修持融入日常生活和世界觀中,才是真正修持佛法的關鍵。

第六天 (2004/12/24)

雖然2004年噶舉祈願大法會充滿著法喜與和平,但是波卡仁波切的缺席,使坐在菩提樹前的很多人的心中仍然縈繞著極度的悲傷。波卡仁波切是十七世大寶法王嘉華噶瑪巴鄔金卓都欽列多傑的老師。自從波卡仁波切自己的老師卡盧仁波切1989年往生後,一直由他主持噶舉祈願大法會。

僧眾們為往生者舉行祈願的超度儀式。法王虔誠地為成千上萬往生的眾生及在戰爭和災難中死亡的人們祈願超度,亡者的名單由在場的人呈上,在儀式高潮被焚燒,象徵一切負面的障礙被火淨化,並帶著圓滿解脫之正法的業和因緣重新轉世。當火焚燒掉一切不淨業時,眾僧緩慢而深沈的唱誦著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咒語「嗡瑪尼唄美吽」,他們溫柔的聲調充滿著慈悲和無盡的關懷。

晚上,法王向前來聆聽其教法《修心七要》的外國弟子表達了聖誕夜祝福。我們在此將它傳達給您-這位真正無上上師為利益所有眾生的祈願。

第七天 (2004/12/25)

在西藏佛教傳承裡,每次傳授教法前都進行傳統的象徵供養諸佛菩薩(a symbolic offering of all the excellent abundance in existence)的曼達拉壇城供養,以顯示佛法之珍貴。每天下午,在佛塔前以藏語講授《解脫莊嚴寶論》之前,比丘們將曼達拉獻給法王,同時僧眾唱誦曼達拉供養文。

今天早上,法王走在獻曼達的隊伍最前面,接受這一殊勝供養的是藏經《甘珠爾》,是藏文的佛陀教法,共一百零八部。

這天早上,殊勝的《甘珠爾》一卷卷被僧眾們扛在肩上帶出佛塔,在噶瑪巴的引領下,卡盧仁波切、蔣貢康楚仁波切、堪布洛卓東由仁波切及其他喇嘛隨後,隊伍環繞佛塔排列成外、中、內三圈,將藏經放置到聖壇之上。早晨的祈願主要是禮讚殊勝的佛陀釋迦牟尼、其教法和僧團;之後,殊勝的佛陀法教,木匣中長條西藏包裝紙張被打開,藏經展示在晨風之中。

每一卷的每一頁都被小心翼翼地分發給比丘、比丘尼、沙彌和沙彌尼們閱讀,片刻之後,整整一天,在佛陀成道地唱誦佛陀之法音迴蕩在佛塔周圍。佛陀親自教導,在他離世之後,他將以法教形式示現。今天,佛陀在大眾心中示現,甚至菩提樹葉也隨著代表佛陀之語的朗朗誦經聲而飄舞。

第八天 (2004/12/26)

2004年噶舉僧團祈願大法會的最後一天在皈依祈請文、菩提心祈請文和禮讚佛陀釋迦牟尼的唱誦中開始。在佛陀時代,僧人持戒嚴謹,他們在森林中過著簡樸生活,中午他們到村莊尋求布施食物,為了修行而如此獲取簡單的供養,不以任何的商業生活分散其注意力。在東南亞的很多國家的僧團,仍然保持著這個傳統。

今天早上,法王繼續將重點放在佛陀所諄諄教導的傳統上,號召受戒僧眾象徵性地到群眾中尋求布施,以喚起佛陀時代僧眾每日托缽的傳統。隊伍靜靜地徐緩行進,小心翼翼地穿過懷著興奮心情布施食物給僧眾的人群。法王本人則走在隊伍前頭,親自體驗布施。然後僧眾們坐在佛塔旁邊的玫瑰園中,在正覺之中集體進食。

下午,祈願大法會的隊伍進一步壯大,為了接受法王的特殊灌頂加持,西藏人、外國人,出家僧眾或在家居士,佈滿菩提樹前的每一個角落。為了祝福眾生長壽的殊勝吉祥,大寶法王噶瑪巴慈悲賜予大家長壽佛(the Buddha of Immeasurable Life, Amitayus)灌頂。

人們沈浸在無比幸福之中,唱誦著令人難以忘懷的、優美的傳統供養祈請文,共享盛會,群眾歡喜地向空中揮舞著象徵吉祥如意的哈達,歌唱著為眾生祈福祝願的祈請文。

晚上,法王為外國弟子圓滿了《修心七要》的教授。帶著無比喜悅之情,弟子們為法王舉行圓滿感恩慶典,大家向法王敬獻哈達和禮物,以表達他們對法王的尊敬和感恩。

日誌翻譯自Dharma Nectar VOL XXIII No. 1 June 2005 (法露雜誌) , 簡揚多傑英譯, 大寶法王噶瑪巴官方中文網站翻譯志工  陳履安先生中譯。

 

歷年法會摘要

歷年祈願法會

Powered by mod L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