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屆噶舉大祈願法會:專訪法王噶瑪巴談第25屆噶舉大祈願法會

專訪法王噶瑪巴談第二十五屆噶舉大祈願法會


地點:印度 菩提迦耶 德噶寺 
時間:2007年12月13日
報導:Jo Gibson / 陳玲瓏

 

二○○七年十二月十三日,第二十五屆噶舉大祈願法會三天前,法王噶瑪巴在德噶寺接受文宣組訪問。

問:法王,請您解釋一下「祈願」的意思是什麼?

法王噶瑪巴:從心的角度來看,「祈願」有好幾個不同的解釋;但是,從個人的角度來說,「祈願」是深切地期望帶給他人喜悅和安樂,同時也深切地期望自己的善業增長,並將此善業迴向一切眾都獲得喜悅和安樂。這種深切期望的夢就是「祈願」。

問:「祈願」的重要性是什麼?

法王噶瑪巴:一般而言,人類文化所有的重要發展大多起源於希望和清晰的遠見。從佛教的觀點來看,我們的究竟目標是達到涅槃。在這過程當中,「祈願」是根本 要件,扮演三重的角色。開始時,它像是種子;在中間時期,它像是水和肥料;最後,它是果實。若沒有「祈願」,成佛的種子不會發芽。

問:今年的祈願法會有什麼特色?

法王噶瑪巴:由於今年是噶舉大祈願法會的二十五週年,我們特別提供免費醫療服務以利益地方人士。此外,由於噶舉大祈願法會已經成為國際性的盛會,世界各地 人士齊聚一堂,今年的法會持誦儀軌以五種語言印行──藏文、印度文、英文、中文及韓文。我認為這兩項是最重要的特色。

問:今年法會首次使用梵文的祈請文,可否請您進一步說明?

法王噶瑪巴:梵文佛教典籍是藏傳佛教的根據。因此,在過去,西藏佛教學者認為梵文非常重要,除了學習梵文之外,他們也研習梵文佛教典籍。但是,大約三百五 十年前,第五世達賴喇嘛時期,印度和西藏之間的聯繫中斷。從此以後,維持梵文知識水準變得相當困難,正確、清純的發音等也隨著失落。今天我們身在印度,西 藏人再度開始學習及研究梵文典籍,並有機會和印度學者研討。這項發展對印度和西藏的關係非常重要,我覺得維持這項關係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我們持誦梵文祈 請文以祈願這項關係永世不斷。此外,以梵文持誦祈請文,讓我們超越時空而感受佛陀時代佛法的德輝。我祈願我們能達到這目的。

問:今年男女僧眾都接受律儀的特別訓練,請問目的是什麼?

法王噶瑪巴:生活在二十一世紀,外在干擾很多,所以我們須要維持穩定的方法。如果我們被這些干擾牽制,我們將失去自我約束的能力。培養合宜的舉止,以帶來 身心的安樂,是祈願法會的目的之一。由於僧團是祈願法會的主要參與者,因此我們運用出自律典的方法,給予他們這項特別訓練。

這套律儀是融合古代佛教傳統而制定的,但目的並不是只為了利益某一宗教,而是要為整體社會帶來穩定與安樂。最近,在西藏及西藏地區外,某些僧團成員的不當行為,成為社會安全及和樂的威脅。因此,我們這麼做的目的也是為了服務人類。

問:噶舉大祈願法會如何能幫助眾生安樂及世界和平?

法王噶瑪巴:幾年來,噶舉大祈願法會已成為大眾聚集的盛會,因此力量非常強大。如果我們能以自身行為感動他人,逐漸地,藉由這樣的聚會,我們將能利益整個 人類社會。例如,如果我們能使一位壞人轉變為好人,那麼我們就成功地使壞人的數量減低一位,而對世界和平有所幫助。法會自己本身絕對沒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但是我們可以利用祈願法會散播一切眾生都有權利享受這世界的訊息,把慈悲的訊息散佈到整個世界。

問:不動佛修法是今年大祈願法會的重要項目之一。選擇這項法的理由是什麼?

法王噶瑪巴:談到不動佛修法的理由時,我們必須思惟三種不同的業。

首先,有史以來這世間就有漁夫和獵人,但是在當今這時代,漁獵運作的規摸如此龐大,一日之內就能全盤滅絕某種動物。雖然這世界具有持續極久必要的有利條件,但是由於廣泛地應用高科技,我們造業的力量增加這麼地多,我們步入了毀滅整個世界的過程。

我們必須思惟的第二種業是對治。為了抵制這種強大的業,我們須要有更為強大的對治方法。方法其實非常多,有已知的,也有未知的。但佛陀開示過,不動佛修法是清淨強大業力的方法當中,力量最強大的。因此,不動佛是力量和事業。

第三種業是這樣的:強大的業須要強大的對治。但是,木頭和斧頭之間必須有連結,只是同時具有這兩者並沒有效用,必須有人把這兩者之間的業連結起來。

由於有這麼多人在祈願法會做廣大的祈願,這種力量非常強大。這主要是因為參與者來自岡倉噶舉傳承,和噶瑪巴有深切的因緣,而噶瑪巴受金剛不動佛的加持,是 不動佛部的一員。某位特定的佛,例如釋迦牟尼佛,可能無法調伏某一些眾生,但是沒有一個眾生不被一切諸佛所調伏。噶瑪巴是諸佛事業的總集和體現,不是嗎? 這就是這項修法的理由。我的祈願是每個人都得到不動佛的三種成就:力量、慈悲和加持。

歷年法會摘要

歷年祈願法會

Powered by mod L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