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屆噶舉大祈願法會:二大法子長壽法會

二大法子大司徒仁波切與國師嘉察仁波切長壽法會

時間:2012年3月8日
地點:大祈願法會舞台

    3月8日這天,尊勝的法王噶瑪巴與僧團齊聚一堂,共同為法王的兩大法子第十二世大司徒仁波切與第十二世國師嘉察仁波切舉行長壽法會。黎明時分,天際微亮,噶舉大祈願舞台已經聚滿了人潮,空氣中瀰漫著特殊的歡欣之情。

    連續八天為世界和平與眾生內心祥和的祈願活動,將在今天噶舉大祈願法會的圓滿日中達到高潮,法會中所積聚的善業,將藉由今天上午的長壽法會,迴向給這兩位偉大上師的長久駐世。法王曾經開示,我們此生以及所有一切生的善緣,皆源於我們的上師、我們的善知識。最重要的是,上師能夠持續地教導我們,將我們由無明的沉睡中喚醒。我們之所以能有所依怙,是因為上師和我們同在;因此,我們必須持續地祈請上師長久駐世,並祈願上師所願皆得成辦。

    在前幾天的開示中,法王曾經提到過,佛法並不只是透過文字來傳達,它也可以透過視覺影像來表現,而今晨的長壽法會將是此言的最佳明證。舞台第一層平臺的兩側是為兩位仁波切所設置的造型典雅的木質法座,舞台第二層平臺的中央則是法王噶瑪巴的法座,四方圍繞著四位比丘。長長的供桌沿著舞台一字排開,上面擺滿了各式精美的供品﹕右邊是將獻給兩位仁波切的兩尊佛像,層疊在其兩旁的是以黃布慎重包好的《甘珠爾大藏經》,包經布上面綴著紅色與藍色的四方形錦緞。這部大藏經是以金泥書寫而成,在西藏傳統中是屬於最上乘的供品。左邊的供桌上有四座高聳於壇城上新製的朵瑪,頂上有黃金勝利寶幢,朵瑪的色調柔和卻熠熠生輝。朵瑪所刻畫的內容是岡倉噶舉傳承的主要上師,以馬爾巴大師為首,一直到大司徒仁波切於噶舉傳承的化身卓貢惹千大師(Drogön Rechen)以及第一世國師嘉察仁波切巴久敦珠(Paljor Döndrup);朵瑪內容的巧思,亦是對今日主角兩大仁波切的禮敬。(朵瑪的詳細內容說明,請見文末)

    此長壽法會的藏文發音是「殿秀」(gtan bzhugs),「殿」的意思是恆久、永遠,「秀」的意思是持續、駐世。它的歷史可追溯到經教傳統與「七支供養」;七支供養其中的一支是請佛駐世、請佛不入涅槃。由於金剛乘尤其強調對上師的虔敬,因此此供養支在金剛乘傳統中遂發展成一部獨立完善的儀軌。

    此儀軌有其獨特的義理。一般的凡夫是受業力與煩惱的牽引而受生,而聖者是因願力而轉世,並且只要有益於眾生,他們都願意駐於世間。因此他們的壽命與眾生的生命緊密相關,我們對他們駐留在這個世界上的時間有一定的影響。所以,我們祈請他們長久駐世就變得非常重要。

    此長壽法會的儀軌是由法王噶瑪巴親手所作。雖然只有一頁紙的長度,但內容涵攝顯密傳統,意義既深且廣。經教傳統中有長壽的阿羅漢,而在金剛乘傳統中有長壽灌頂,藉由三寶的真實力、持明者對生命力的掌控等來獲致長壽。偉大的上師也會依照其累積的福德資糧而立下長壽駐世的誓言。再者,藉由他人祈請的力量(此處是指法王以及聚集於此的僧團的敦請),上師的壽命也得以延長。

    今年為兩大法子所舉行的長壽法會,與去年為三位長老所舉行的長壽法會大致一樣,只是獻供的方式不同。去年主要的儀軌內容是〈十六羅漢禮供文〉,而今年則是〈供奉上師儀軌〉;這項改變是對兩位仁波切在扮演法王噶瑪巴之傳承上師的重要角色上的肯定。同時,典禮供奉的內容與流程也是遵循〈供奉上師儀軌〉的內涵,例如在灑淨與獻供後,接著便是迎請上師。今天的典禮以迎請上師為正式活動的開端,在黃金儀杖隊七彩寶幢與寶鬘的前導下,大司徒仁波切的代表準涅滇南(Drön Nyer Tenam)與嘉察仁波切隨著樂音緩步進入會場,頭頂上方寶傘圓週的傘褶也隨之搖曳。大司徒仁波切的代表手中高舉著一只黃金包裹,內存一襲上師在主持灌頂時所穿的錦緞正式法袍(藏文khri ber),這裡則是大司徒仁波切在舉行紅寶冠儀式時所穿的法袍。一般而言,上師若是不在寺院中,他的法袍通常會被放置在他的法座上。再者,若是他無法出席某項邀請,他也會送他的法袍去現場代表他出席。在今天的長壽法會上,不克出席的大司徒仁波切則派送了他最珍貴的法袍為代表。

    在迎請上師儀式開始之前,清晨四點半鐘,法王噶瑪巴、大司徒仁波切的代表、嘉察仁波切以及部份僧眾聚集在德噶寺頂樓不動佛的修法大殿內,由法王為仁波切們修持金剛手菩薩儀式。這項名為「授權」的儀式,為一項特殊的加持典禮,並由法王賜予仁波切們傳統的禮物如僧袍與僧鞋等。

    典禮現場,恭迎上師的隊伍正要進入法會會場,法王坐在舞台中央的法座上等候。會場中央走道的兩旁共有108位東西方各地的男女代表,手中分持一條長長的白色哈達,由門口一路延伸至舞台前方,摒氣凝神地恭迎仁波切。兩天前的晚上,法王還特別安排大家來彩排,因此,今天的列隊顯得格外地整齊,不僅兩兩間隔等距,中間垂掛哈達的長度也一致。

    舞台上三個法座的下方,排放的是兩把來自日本的椅子,紅色亮漆的椅面上覆蓋著錦緞。當儀軌唸誦到「請安坐」時,嘉察仁波切便在椅子上坐下,並趁此機會閱覽自己今晨寫下的偈文。此偈文的為應答法王而作,以申明自己應允長壽駐世的誓言。接著,香燈師為仁波切獻上飲水與沐浴水。七供的其餘五供由蔣貢康楚仁波切供養,它們分別為花、香、燈、香水與飲食。現場則提供會眾奶茶與吉祥飯。緊接著的是顯乘的長壽儀軌,先是兩位仁波切供養僧眾,由法王身邊的四比丘代表接受,此供養所累積的善業則迴向給兩位仁波切的長壽。接著嘉察仁波切短暫入定,同樣地,此善業也迴向給仁波切的長壽。

    顯乘的長壽儀軌圓滿後,進行的是密乘的長壽儀軌,由法王賜予仁波切們長壽藥丸與無死甘露。大司徒仁波切的代表準涅滇南站在法王的面前,手中捧著以黃巾包裹的大司徒仁波切的正式法袍,法王則以長壽寶瓶碰觸大司徒仁波切的法袍。之後,由嘉察仁波切站在法王的面前,跟著法王唸誦,其中也唸誦了「願此生獲得完全圓滿的果位」的句子,並立誓長久駐世。最後,法王向虛空拋擲花朵。

    接著,法王由其法座旁的兩個錦盒之一,取出一長卷詔書〈大禮讚卷文〉(藏文 bzings bstod kyi byang bu),並親自唸誦。詔文中,法王盛讚仁波切的證悟功德與善妙事業,以及為傳承教法的延續與廣弘而日夜承擔磨難的勇氣。法王冊封大司徒仁波切為「灌頂大慈自在國師」,並冊封嘉察仁波切為「灌頂廣持密藏國師」。

    法王每唸誦完一卷詔文,便將錦盒連同詔文與一條哈達賜給一位仁波切。嘉察仁波切頸項的哈達順著外袍的褶沿垂掛下來,座前的桌臺上安放著法王所賜的詔文,法座上的仁波切威猛而不動如山。

    僧眾接著開始唸誦一段有關珍寶頂嚴、成就輪、海螺、鼓、寶幢、寶墜等的特別供養文,舞台上也同步進行同樣內容的供養,猶如一場色彩繽紛而精細的舞蹈。智慧林的堪布圖敦噶瑪(Thupten Karma)以充滿譬喻的言辭以及仿彿來自遠古的聲音,為大眾進行曼達拉(壇城)的講解,更添法會的吉祥與殊勝。堪布圖敦噶瑪禮讚兩位仁波切以觀修萬法本質的禪定力,將光明散佈到十方一切世界。他還特別提到對時間、地點、上師、眷屬以及法教的五種確定,例如法會的地點是賢劫千佛成道的地點——金剛座。

    接著是法王行政辦公室的代表以及噶舉大祈願法會的代表向兩位仁波切獻曼達。之後則是由五大法子的行政辦公室的代表獻供:大司徒仁波切辦公室行「身」的供養,蔣貢康楚仁波切辦公室行「語」的供養,嘉察仁波切的辦公室行「意」的供養,巴沃仁波切辦公室行「功德」的供養,哲霍仁波切辦公室行「事業」的供養。最後獻供的物品中有一項特別的禮物:大司徒仁波切於過去生的轉世中,曾獲中國皇帝賜予印璽;多年來,此印被珍藏在大司徒仁波切的主座八蚌寺,之後卻遺失了。法王噶瑪巴後來找到了這個印璽,並在此次的長壽法會上將它奉還給大司徒仁波切。

    而後,大祈願舞台會場中的六幅大型投影螢幕開始播放大司徒仁波切的錄影談話。大司徒仁波切首先表示,他尋求無比勝王的庇護,而他所頂戴的上師是如此地慈悲。大司徒仁波切向諸佛事業之總集的法王噶瑪巴祈請,垂賜身、語、意之成就。接著,大司徒仁波切論及噶舉大祈願法會的歷史,並表示此法會的力量帶給一切眾生巨大的利益與安樂。懷抱著極大的信心,大司徒仁波切隨喜大家的功德。噶舉大祈願法會為法王主要的事業之一,仁波切敦請法王能持續帶領噶舉大祈願法會的舉行。結語中仁波切表示﹕「若能令上師歡喜,我願活到壹佰零八歲。」

    嘉察仁波切則以偈文的形式來申明他的誓言﹕

    為令眾生皆獲利,佛法興盛普傳揚,
    我必堅定且不移,長壽駐世逾百年。

    仁波切們立誓後,接著進行的是〈十六羅漢禮供文〉的唸誦,其中的疊句重複著﹕「祈願上師壽堅固,加持正法廣弘揚。」在這座法的尾聲,法王分別賜予仁波切一本製作精美的書籍,內容是仁波切的傳記與照片。(關於此兩本書的詳細報導,請見「二大法子大司徒仁波切與嘉察仁波切的生平專書」一文。)

    中場休息後,法會持續進行連續的大規模傳統供養,其中包括了「五部聚」的供養,一共有25位男女僧俗二眾參與獻供。他們五人成一列,分為五列進行獻供:五穀象徵功德豐收,五珍寶象徵繁榮富饒,五藥材象徵免於三毒的疾病,五精髓象徵對實相的證悟,五香水象徵禪定的淨化之水。

    接著是戒律師的讚供,戒律師一邊宣讀兩位仁波切的懿德,一邊由來自全球各地信眾的長列隊伍上臺獻供。之後,法王唸誦傳統供品的名稱:八吉祥物、七政寶、八吉祥圖等。法王每唸出一項供品,該項供品金銀光閃耀的雕塑品便由香燈師交到法王的手中,之後再送到仁波切的法座,做為賜給兩位仁波切的供品。此時此刻,或許法王會不禁想起西元1992年自己在楚布寺的陞座典禮,那是法王第一次接受這些吉祥物的供養,而向法王獻供的正是大司徒仁波切。

    整個長壽法會在〈十六羅漢禮供文〉的唸誦聲中圓滿落幕﹕

    福德大海悉圓成,智慧大海皆淨相,
    功德大海盡圓滿,超諸世間成最勝。

    黃金的儀仗隊再度整裝待發。身邊圍繞著四位比丘的法王端立在舞台上,定定地看著仁波切們在儀隊的前導下緩緩地由中央的走道離場,護送仁波切們的寶傘在近午艷陽的照耀下輕柔舞盪。

    四座朵瑪的詳細介紹

    舞台的中央的朵瑪是馬爾巴大譯師。馬爾巴大師由印度取回噶舉傳承的主要十三部密續典籍以及大手印的法教。馬爾巴大師的右手邊是其佛母達媚瑪(Dagmema),左手邊是其子塔瑪多德(Darma Dode),朵瑪的頂座是長壽三尊之一的長壽佛的報身像。馬爾巴大師像的下方是朵瑪與鮮果的供養,再下方則是岡倉噶舉的主要護法瑪哈嘎拉。

    第二座朵瑪的主尊是馬爾巴大師的主要弟子密勒日巴。密勒日巴因其道歌與實修而享譽西藏。密勒日巴的右手邊是如月心子惹瓊多傑札巴(Rechen Dorje Drak),左手邊是密勒日巴的三位主要弟子之一的拈宗天巴(Ngen Dzong Tenpa)。密勒日巴的頂座是尊勝母(Namgyalma), 尊勝母亦屬於長壽本尊。密勒日巴的下方是五欲供:鏡子代表色,鐃鈸代表聲,香水代表香,甘美多汁的水果代表味,輕柔軟布代表觸。於此一切妙供之下,則是長壽天女。長壽天女是喜馬拉雅山域的女神,後來成為密勒日巴尊者的弟子,並且成為岡倉噶舉的護法神。

    第三座朵瑪的主尊是密勒日巴如日的心子岡波巴。岡波巴的右手邊是他的姪子岡波竹清寧波(Gomtsul Tsultrim Nyingpo),他傳承了岡波巴的法脈;岡波巴的左手邊是帕莫竹巴(Pakmodrupa),帕莫竹巴的弟子為八小傳承的祖師。岡波巴的頂座是白度母,白度母是長壽三本尊的第三尊,她也是岡波巴個人修持的本尊。馬爾巴與密勒日巴是在家居士,而岡波巴是出家人,因此,在岡波巴的塑像下方描繪的則是出家人的十三件資具,如濾水的篩網等。其下是持守三昧耶戒的鐵匠丹堅噶瓦(Damcan Garwa)。此外,還有傳承護法善金剛(Dorje Lekpa),善金剛通常會與瑪哈嘎拉和瑪哈嘎里並繪在一起。

    第四尊朵瑪的主尊是第一世噶瑪巴杜松虔巴,過去的一整年都進行著杜松虔巴九百週年誕辰的「噶瑪巴九百年」慶祝活動。杜松虔巴的右手邊是卓貢惹千,杜松虔巴的左手邊是第一世國師嘉察仁波切巴久敦珠。杜松虔巴的頂座是蓮花生大士(這是蓮師的許多名號之一),杜松虔巴即是蓮花生大士的化身。杜松虔巴的下方是八吉祥圖,八吉祥圖的下面是女護法神吉祥天女(Palden Lhamo)。

    (英文報導:蜜雪兒.馬汀 / 中譯:金吉祥女 / 攝影:攝影:噶瑪善治、噶瑪多傑嘉晨、Filip Wolak、Palten Nyima)

相關影片

 

歷年法會摘要

歷年祈願法會

Powered by mod L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