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屆噶舉大祈願法會:【噶舉祈願法會僧眾威儀規矩教言開示】

法王噶瑪巴首次制定【噶舉祈願法會僧眾威儀規矩教言開示】

 

第一篇、前言

今天(2004年7月28日)在這裡有從尼泊爾、印度等地至少十九所噶舉寺院的維那、糾察以及代表前來,這次我(噶瑪巴)通知各位來此的主要用意是,想陳述自己對於噶舉祈願法會的一些想法。

首先,要談談我個人的簡歷。我幼年時期在家鄉的生活就如同普通孩子一般,此後,噶舉派賜予我「噶瑪巴」這大名,使得我的責任變得重大,自然而然便會思考起噶舉教內的法務。

基本上以我個人角度而言,自己是比不上歷代至尊噶瑪巴的悲心與功業的,然而適時地做一些改變也是非常重要的。

現在要正式談論關於噶舉祈願法會的問題。所謂「噶舉祈願法會」並不是我們來到印度之後才產生的,早在三百多年以前,第七世噶瑪巴確札嘉措、第八世噶瑪巴米 覺多傑、第九世噶瑪巴旺秋多傑、以及第十世噶瑪巴確映多傑等時期,確有舉行過將大多數的噶舉教派匯集一處,感懷本師釋加牟尼佛之恩德,並祈禱世界及周圍區 域的和平安樂,當時雖未稱為「噶舉祈願法會」,但其意義是與噶舉祈願法會相似的。

若以第七世噶瑪巴確札嘉措的時期而論,在佛教四大節日,尤其是神變節時,便有習俗舉行盛大的祈願法會。他們陳列當時最為不可思議的聖物,並於聖物前方供有 黃金、紅金等豐盛供養,而且每天更換過去藏地未聞未見的各式各樣供品。第七世噶瑪巴確札嘉措更是自己在薄墊上行禮拜。清晨唸誦祈願文,當時採用現今極為重視的「大法行文」中的「大祈願文」,噶瑪巴並依照「清淨佛土願文」的唸誦方式,親口奉誦祈願文。午後,安排有為印、藏諸多賢哲與諸善王說唱歷史的活動,以及巨型歌舞表演。第七世噶瑪巴確札嘉措平日沒有賜見諸多信眾的習俗,而在神變月和藏曆新年兩大節日會合之際群眾聚集的五六天內,唯有在茶會時給予片刻的賜見,並不允許長時間的會見。而當時的祈願法會,在清晨奉誦祈願儀軌時因坐香較長,諸多信眾時常只為了瞻仰而來。此外一般的人則是為了看表演,相互談論新年的節目多與少而來。上述所言皆為歷史的記載。

總之,既然我們大家都認為自己在追隨著過去的至尊大德們,因此勢必要真的付諸實行,切實的效法。我們當要研究歷代至尊大德們在過去歷史上的事蹟功業,就算 在這惡劫時期,若能依教奉行如法修持仍是至為重要。我自己也不斷的參閱了許多祖師前輩的傳記事蹟,也希望噶舉祈願法會到目前為止不僅是好而已,而是能夠更 精益求精、更上層樓。

 

  第二篇、儀軌唸誦

首先談到有關儀軌的部分,通常噶舉祈願法會所用的紅色「唸誦匯編」課誦本並非有什麼不合宜之處,然而在第七世噶瑪巴確札嘉措編著的一套名為「祈願儀軌二十 支供」的唸誦儀軌時起,每當舉行神變法會等大節日時就會諷誦此儀軌。如今這樣一本舊書到我手上,一看之下感到非常的好,這是一部佛陀親說的顯乘儀軌。 此外在一些「唸誦匯編」裡,大多是自宗自派的祈願文,然而前來參加祈願法會的各教派僧人,有薩迦、格魯、噶舉、寧瑪等等。他們在唸誦時好像有些不習慣和不 順暢,所以若能將此佛語經典作為祈願儀軌,由於是佛陀親口宣說的法語,大家除了恭敬外便不會再有其他的分別心。因此,我們以後應誦持噶瑪巴確札嘉措所著作 之儀軌為好。我目前正在匯編並校正此書,這「祈願儀軌二十支供」最初在「工布」裡面一地區啟建法會,首誦的當天,是九月十五「天降節」當日;此後每逢佛陀 的大節日,於修誦此儀軌時發願發心,其後每修此法時皆天空出現彩虹,降下花雨。通常在「工布」地區是不會有鵰飛來,但當時卻見鵰在空中飛轉盤旋,滿地長滿鮮花,雨滴奇異香味,種種無量殊勝異象讓人難以言喻,非筆墨所能形容,這在《賢者喜宴》和《岡倉法基》等書中皆有記載。

此儀軌內加上一些補遺是可能有必要的,譬如由以前印度祖師們所著作,非常流行的「佛陀讚頌」像「殊勝讚」、「超聖讚」、「尊聖讚」以及「一百五十禮讚文」等大讚文,我想如能唸誦此類大讚是最好的。

此外平常我們所唸誦的長壽文,大多都是岡倉派的,這些當然是需要的。尤其在過去只是名為「岡倉祈願法會」,但是既然現在已經改為「噶舉祈願」這個莊嚴的名 字,若是在儀軌上不夠弘廣,將會表裡不一、名不符實了。我們所舉辦的噶舉祈願法會是為了弘揚公正無私的佛教,尤其是噶舉傳承,因此噶舉派中的直貢、竹巴、 達隆等噶舉的所有法王的長壽文也需要唸誦,不然有可能會損害噶舉派的團結。此外唸誦時的維那師(領唱師),暫時由岡倉的「隆徳寺」和「智慧林」兩大寺的維 那師每日輪值領誦。儀軌的唸誦方式與往常稍有不同。這些我想在以後再做詳細說明。

 

第三篇、法會規矩

第二,關於會場秩序,我們都是本師釋迦牟尼佛的後繼追隨者,應當敬重佛所宣說的三學,凡是出家人就一定要信守出家戒,若是居士就一定要信守居士戒。然而前 來參與法會的雖有比丘、沙彌等諸僧眾,但各自的資具好像不甚齊全;譬如,多數比丘沒有祖衣、沒有僧裙(比丘戒下衣)以及沒有缽盂者也占大多數,物資頗匱 乏。以往噶舉前輩們的寺院規章條例上只要是比丘就必須具足三法衣、缽盂、敷具等,何況第八世噶瑪巴曾在「噶瑪理論院」的規章條例上鄭重規定,僧眾必須具足 三法衣,缽盂、敷具、濾水帶等資具。參加祈願法會的沙彌佔大多數,我們在舉辦前雖不能很快為大家籌備資具,但比丘的三法衣、缽盂、敷具等是一定必要的;此 外還需要一件半月形大氅,因為在金剛座那裡早晚天氣寒冷,穿著上衣又不可行,用披衣覆蓋而坐又顯得不適當,若是披掛半月形大氅,既溫暖又符合制度。三法衣 即祖衣、七衣和五衣,具備這些是非常重要的。我通知各寺院的代表到此,準備微薄襯金給各位,希望各寺為比丘們準備五衣、七衣和祖衣。實際上還需要在僧裙內 穿下裙,也就是說,把我們現在所穿的下裙穿在僧裙內,但這樣會顯得很厚,我想可以用較薄的裙子來代替它;另外衣服的顏色上,必須要沿用如法三色為標準,我 明天將會把顏色樣本交給大家。

三法衣的搭衣威儀也要符合規則,佛制三衣必須圓整外,遮口、扭綁,拖地等皆不 許可。僧裙及下裙的穿著,要注意裙襬稍觸腳背即可,不可太過下垂至地。坎肩背心需置於裙內,比丘也要按照律典中規定的資具加持方式,各自請求資具加持。在 噶舉祈願法會期間,我希望所有比丘每日清晨都要施行大乘布薩,其餘沙彌、在家男女眾等若有信受,也可依個人意願受取布薩,並且要過午不食。

法會第一天的大乘布薩,由法會眾中的某四位戒臘長老比丘給予大乘布薩,同時也要賜與資具之加持。在進入法會壇場時,諸比丘要穿僧裙和披衣,在掩腋衣外再圓 整披上法衣,肩搭祖衣,背披半月形大氅,手持尖帽和缽盂,進入壇場在佛前三頂禮後即可循列入座。上師入座時,僧眾需手持尖帽表示恭敬,坐下時放於右側。前 來聽法時,只需肩搭祖衣,並圓整穿著法衣,至於缽盂和半月形大氅及尖帽可以不帶。續云:在法會中和聽法期間,若要出堂,必需先行三頂禮以示告假,並於回座 時三頂禮以示請求寬恕。還有我們現在所帶的花帽,在以前稱為禪帽,當時只有大禪師方能戴此帽。需戴尖帽的原因是,噶瑪巴米覺多傑在寺院清規條例中,有舉出 務必戴持尖帽的規定,以及過去一些主要大道場也有戴尖帽的習俗。

在法會坐香時,過去一些清規條例中有明訂要符合毘盧七支坐法,但要完全符合確實很難,因此可採用相符之菩薩跏趺坐姿,手結定印、脊椎正直、頸部微收、眼觀 鼻尖,最好依於菩提心和大手印而攝心安住,並將誦、修結合而把心安住在行法次第上,即便做不到,也不可在誦經時散心雜話,五根外馳,專心唸誦經文尤其重 要,不然,法會上既不誦經,也不觀修,這是自欺欺人。

法會的規矩不單是比丘要遵守,沙彌、居士等也要如此。還有,在排班入座後,如云:「將膝靠攏跏趺而坐」,前後左右不可參差不齊,行列之間也要整齊寬綽,便於行茶者和糾察僧走動。法會中排班位置的戒臘順序切不可做違背律典所制的安排 。

諸比丘在飲茶與接受供養之前,要合掌唸誦陀羅尼咒:「南摩巴格瓦地‧蘇昧如‧嘎巴‧惹加雅‧達他嘎達雅‧阿爾哈帝‧三亞三布搭雅‧達迪雅他‧嗡‧嘎悲嘎悲瑪哈嘎悲嘎悲巴利修塔尼梭呵」
(下載陀羅尼咒音、意譯  .pdf 格式)

 

誦後應用雙手恭敬的接受茶碗和供養,不可不恭敬。諸比丘必須背誦此咒,而發奮淨除信施難消之過。

 

第四篇、坐墊敷具

第三,談到坐墊的部分。第七世噶瑪巴確札嘉措時代,在舉行神變節祈願大法會的時候,噶瑪巴確札嘉措本身只敷設薄墊,並無習俗施設高大法座。因此,我們也不 應於佛教的大聖地金剛座前在行祈願、禮拜、供養時坐在高廣的法座上,這樣看起來也較為不妥;按照歷代噶舉至尊祖師的行儀,我以身示法,將和大家一樣只墊敷 具而坐。此外,在說法及灌頂時為了表法尊勝之故,便可為說法者施設法座。有些人可能會認為,噶舉教法應展現蒸蒸日上之姿,將法座撤除有所不妥,然而過去噶 舉教法在講說、修持、事業三盛時期,也是這樣行持的。符合歷代諸至尊大德離貪著與謙虛之行儀,對弘揚噶舉的教法,只會有益不可能有害,對此不必多慮分別。 由此,各寺糾察僧的責任重大,糾察僧若坐在位子上,很難看到周遭的秩序如何,所以應該在行列中巡察。在法會開始時,各寺的糾察僧及小糾察應當清查名單,察 看各寺的僧眾是否到齊;若不如此,會發生僧眾在外遊蕩的情況。糾察僧主要管理大眾的秩序,如有違紀者不應動手,應給予正面的規諫,畢竟在大眾中責打並不莊 嚴。現代的很多出家人會穿一些各式各樣的鞋子,這會使人留下不好的印象並成為不良示範,需要嚴加管制令穿著如法的鞋子。另外比丘、沙彌等,應剃髮不宜留長髮。

 

第五篇、結語

總之,請諸位將我以上所陳述的一切銘記在心,在我的人生中並未以自己是噶瑪巴而我慢驕傲,我也以歷代至尊噶瑪巴為自己的上師,盡一切努力為諸上師的佛行事 業而奉獻服務。不只如此,為了噶舉歷代至尊們學修完備、解行圓滿的清淨行儀事蹟,在如此之濁世中,做到持守、保護、發揚是我承擔的責任。不只唯獨我要這 樣,這也是我們大家的職責。因此,各位也要發出增上意樂的熱誠及持續的毅力,為佛教的興盛與噶舉的弘揚而發奮努力。

尤其在「祈願法會」時,沙門的威儀要具足,舉凡心念、行儀等符合圓滿佛陀意趣的步伐,是一步也不可延遲退轉的。不可認為是處於末劫及惡劫而不行動,應更加 發起願心,我們所有噶舉弟子應該把噶舉派的事當作自己的事一樣去關懷,弘揚佛教需撐舟沖激。不可想到自己的噶舉才是噶舉,別人的噶舉就不是噶舉;若有這樣 的心念將是捨離佛法,這反而是敗壞了噶舉的名譽,卻非榮耀莊嚴噶舉。在雪域西藏內,佛法的傳承無有一派是不相連的,都是由金剛持佛的法脈而傳衍,對此如要 爭論,那是毀犯三昧誓戒。我也有信心,在未來的噶舉祈願法會上,其他噶舉的大喇嘛、長老們都能前來參加。

我各種的看法,也許諸位會認為是孩子般的想法,或者可能認為這是睡不著覺所以沒事找事做;我本身是一介凡夫,也難確定所有的作為是否如法,然而我是竭盡全力的帶著熱誠意願,為著邁向佛法而做這一切的。

我希望諸佛菩薩沒有因此而不歡喜,也希望這會成為未來噶舉後繼學人的好榜樣。

謝謝。

 

釋妙融  藏譯中

 

歷年法會摘要

歷年祈願法會

Powered by mod L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