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王噶瑪巴書寫《拔濟苦難陀羅尼經》

shadow

活動看板

第四屆讖摩辯經法會 3月6日~3月19日 網路直播

2017-2018 法王噶瑪巴冬季法事行程

法王噶瑪巴開示精選」播客頻道Podcast正式登場

最新訊息

時間:2017年3月11日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正覺大塔

20170311

佛陀成道菩提樹下,藏傳尼眾圓滿受戒

經過多年的討論和研究,藏傳佛教比丘尼傳統的恢復,終於在今天正式啟動。

■ 三階段逐步授戒,恢復藏傳比丘尼傳統

由於這在教界內外都是大事,因此法王規劃以三個階段,依循法藏部律的比丘尼傳統,如法如理、謹慎嚴謹的逐步恢復藏傳佛教中的比丘尼戒律:

一、傳授沙彌尼戒:授予發願接受比丘尼戒的尼師。
二、傳授學法女戒:圓滿持守沙彌尼戒一年後,授予學法女戒。
三、傳授比丘尼戒:圓滿持守學法女戒兩個冬季或兩個夏季後,授予比丘尼具足戒。

今天的沙彌尼戒授戒儀式,不僅是多年辛苦研究籌備的成果,同時也展現法王對佛教中性別議題的深刻認識,以及對尼眾教育和女性行者的全力支持。法王在《崇高之心:由內而外改變世界》一書中表示:

「我們往往把陽性和陰性的界定,當成永恆不變的真理,然而,事實並非如此。陽性和陰性並非客觀的真實,因為性別是自心所產生的概念,它不具有於獨立於自心的真實存在;性別的界定並非本俱是真實的。」

法王曾經表示:

「在尼眾的三學體系上,我們過去一度做得並不好,是我們的疏失。佛陀曾經給過我們完整的機會,建立起完整的尼眾三學,然而在藏傳佛教尼眾的三學部分,由於我們自己的疏失,而沒有獲得保存。」

法王噶瑪巴和達賴喇嘛尊者,經常強調四眾——僧眾、尼眾、男居士和女居士如同房子的四柱般重要;經典上也說過,四眾完備之地,才是殊勝之地。

在第二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的開幕式上,法王發願傾畢生之力護持尼眾:

「以我自己來說,我發自內心地祈願:一定要盡力支持尼眾的僧團、佛學院和閉關中心,讓尼眾可以安心的進行聞、思、修。這不僅是以我自己的心願去做,歷代法王也是如此去做,因此我想,這是如法的。同時,以現代社會的角度來說,推動女性教育也是必須的一件事情。總之各個方面來講,『恢復尼眾僧團』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可以這樣講吧,只要我還活著、還有一口氣,我一定會盡全力去推動的!」

■ 傳統法藏部律比丘尼僧團,為19位藏傳尼眾主持授戒

這次為傳授沙彌尼戒,法王特別從台灣延請南林尼僧苑的比丘尼僧團主持授戒。位於台灣西海岸僻靜處的南林尼僧苑,創建於1981年,苑內的60位尼師遵循的是傳統法藏部律,修持以淨土宗為主的大乘佛法。根據該苑的戒律,苑內的戒師要傳戒前必須得到僧團的許可;因此,這次該苑的戒師正是在僧團的許可下,前來菩提迦耶展開歷史性的傳戒。

傳授沙彌尼戒的比丘尼僧團人數至少要2位,這次南林尼僧苑的比丘尼僧團一共來了9位,其中負責授戒的主要是2位比丘尼:釋見閑法師傳授戒律,以及釋見如法師講解律藏;其他尼師則協助集訓和儀式的進行。

受戒的藏傳尼眾一共有19位,她們都是來自喜馬拉雅地區的出家眾。南林尼僧苑的比丘尼們從3月3日至11日,為她們展開受戒前的密集課程:上午是戒律解說,下午是授戒儀式演練;另外有2位尼眾擔任課程翻譯:一位是精通藏文的華人,一位是精通中文的藏人。

由於領受這些戒律是極為重大的決定,因此,在受戒典禮前,尼眾要進行一段時間的懺悔和淨障,剷除自心當中的障礙。此過程是為了確保受戒時的因緣條件合宜,尼眾成為堪能受戒的法器。最後,在授戒儀式中,尼眾在獲得戒體的當下,也就完成了受戒。

因此,在授戒儀式當中,戒師會向尼眾提出許多的審問,以確保她們是適合受戒的法器。這些問題包括十三種讓她們今生無法受出家戒的重大障礙(十三重難),以及十六種必須淨除的遮障(十六輕遮)等。由於這些審問需要一段時間,因此,最後決定在預定日期的前一天(藏曆元月十四日/西曆3月11日),開始為部分尼眾授戒,如此在預定日期(藏曆十五日/西曆3月12日)時,就能圓滿對所有尼眾的授戒。

■ 佛陀成道菩提樹下,圓滿授戒典禮

3月11日,在佛陀成道金剛座的菩提樹下,準備受戒的尼眾面對著授戒師和講戒師,坐在有著花形圖案的紅地毯上。尼眾左側正覺大塔的石牆上,鑲嵌有四座佛龕,佛龕內佛像的頸項間,懸掛著紅色與黃色的花環。受戒尼眾所穿的衣服,是特別為今天的典禮而準備、以藏紅色布料所縫製的漢式法袍。兩位授戒師和講戒師坐在椅子上,她們的桌前放著佛像,前方的地上放著一個坐墊,坐墊上覆蓋有曼達圖案的錦布。

從上午七點起,準備受戒的尼眾便一個一個上前,頂禮後屈膝而坐,回答由授戒師所提出的關於重難和輕遮的審問。當授戒的見閑法師問,她們是否能夠持守所有的沙彌尼十戒時,每位受戒尼眾的回答都是:「是,我能持守。」

回答完授戒師的審問後,尼眾站在講戒師見如法師面前行一鞠躬,接著見如法師為剛獲得沙彌尼戒的尼眾,唸出她新的法名,以及她獲戒的日期和時間,而這些資料也由見如法師全部記錄下來。

■ 邁出歷史性的第一步的19位藏傳尼眾

今天獲得沙彌尼戒的藏傳尼眾,在恢復藏傳佛教比丘尼戒的過程中,邁出歷史性的第一步,她們的名字將在藏傳佛教史上為人所傳誦。在這19位藏傳尼眾當中,圓滿傳統三年閉關的人數過半,充分顯示她們實修法教的決心,她們分別是:

• 來自法王噶瑪巴位於印度的噶瑪竹給達傑林(Karma Drubgye Dhargey Ling)的洛殿.切凌Lodan Chhering)和德千.秋殿(Dechen Choden)。
• 來自廣定大司徒仁波切位於印度的八蚌智慧林的噶瑪.強秋.確登(Karma Changchup Choedon)和克桑.確登(Kelsang Choedon)。
• 來自創古仁波切位於尼泊爾創古度母寺的噶瑪.卓札瑪(Karma Drukdrama)、洛桑.康卓 (Lobsang Khando)、噶瑪.旺秋.拉嫫(Karma Wangchuk Lhamo)和素淳.桑嫫(Tsultim Sangmo).
• 來自堪布竹清嘉措仁波切位於不丹竹德寺(Drubdey Palmo Chokyi Dingkhang) 的噶瑪.袞秋(Karma Konchok)和雪樂.桑嫫(Sherab Zangmo)。
• 來自噶瑪聽列仁波切(Karma Thinley Rinpoche) 確闊德千列些林(Chökhor Thekchen Lekshay Ling)的達克.卓瑪(Thapkhe Dolma)、貢噶.卓瑪(Kunga Dolma)、袞秋.汪嫫(Kunchok Wangmo)、確吉.卓瑪(Choekyi Dolma)和德克.汪嫫(Deckey Wangmo)。
• 來自堪布竹清嘉措仁波切位於尼泊爾的歐瑟噶瑪特秋林(Woser Karma Thekchok Ling)的雪樂.巴嫫(Sherab Palmo)、噶瑪.洛卓.德千(Karma Lodro Dechen)、噶瑪.秋殿(Karma Choden)和明就.桑嫫(Mingyur Sangmo)。

由於受戒尼眾的準備非常充分,授戒儀式進行極為順利,除了一位尼眾之外,所有尼眾都完成了受戒;下午時分儀式圓滿,觀禮者紛紛向她們灑花祝賀。而最後這一位尼師的授戒儀式,會留待明天法王在場的慶祝法會中舉行。在這19位藏傳尼眾再度向授戒師和講戒師行禮致謝的那一刻,藏傳佛教尼眾修持的新紀元從此正式展開。

2017.03.11 History in the Making: The First Step Toward Full Ordination for Tibetan Buddhist Nuns

 


時間:2017年3月6日上午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德噶寺大殿

20170306-1

比丘尼僧團的興盛,是佛陀的希望

3月6日第四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開幕,9所噶舉佛學院的560位尼師、來自台灣、韓國、越南、大陸的尼眾,以及世界各地居士,參加為期13天的教學、辯論與法會。

■ 開幕時,法王先預告今年兩大活動

首先,法王噶瑪巴揭示今年的兩項重大活動:

一、尼眾辯經比賽:在本屆法會中,將首度以比賽的方式來進行辯經。與會的9所尼眾佛學院中,將有7所會加比賽。這次特別邀請三位格西瑪(女眾佛學博士)來擔任裁判,她們是歷經多年密集的佛學訓練,最近才由達賴喇嘛尊者頒發格西瑪學位的尼師。這次邀請她們來擔任裁判,一來是尊重格西瑪的制度,對於她們表示敬意,再來是希望透過她們的榜樣,能夠對尼眾有所啟發。

二、傳授沙彌尼戒:一直以來我們希望建立比丘尼僧團,而傳授比丘尼戒律之前,需要一些如沙彌尼戒、學法女戒等基本條件。因此,今年我們從台灣西海岸南投的南林尼僧苑,延請法藏部傳統的女眾法師,前來傳授沙彌尼戒。

法王並表示,今年由南林尼僧苑比丘尼給予沙彌尼戒後,預定於圓滿持守沙彌尼戒一年後,授予學法女戒,最後階段,是在圓滿持守學法女戒兩個冬季或兩個夏季後,授予比丘尼具足戒,這樣一步步按照次第進行,基礎才會紮實。而正式授戒的時間和地點,可能會安排在3月12日清晨於正覺大塔。

■「發菩提心」的傳規與內容

接著法王回到去年教授的《解脫莊嚴寶論》課程上,今年從第九章開始教授。法王表示,「發菩提心」有兩種傳規:第一種由文殊菩薩傳給寂天論師,與中觀論有關;第二種是由聖彌勒、無著大師傳至金洲尊者等發菩提心儀軌,與唯識論有關。

(法王念誦《解脫莊嚴寶論》第九章課文:)

下面講說發菩提心之正行儀式:此中心要點是要自己唱言發菩提心之誓語三次。
《集學處》云:
“尊者文殊於往昔時,曾為國君,名虛空王,其於龍音王佛前曾經發菩提心,並同時受菩薩戒。我今亦效法於彼(於三寶前)發菩提心並受菩薩戒律。
偈曰:

“輪迴無始終,其間時無量,
以此無量時,行善利眾生,
此行難限量,今於佛前誓,
發勝菩提心。”

上面的偈子應念誦三遍。此外,如果依《入菩薩行論》中之發心攝頌也是一樣的。偈曰:
“如過去諸佛,初發菩提心,
入菩薩學處,次第善安住,
如是利群生,發大菩提心,
我亦隨驥尾,入菩薩學處,
次第而修學。”

上面的偈子應念誦三遍。

如果不想同時發菩提心和受菩薩戒,那麼只要隨己意念其中一項就夠了。
以上說發菩提心之正行儀軌竟。

發菩提心儀軌之結尾,應該向三寶謝恩及供養。自己應該思想“我做了一件大事啊!”因而生起廣大的歡喜和雀躍心。

偈曰:
“如是具慧者,受菩提心已,
應發廣大意,歡喜並雀躍,
讚揚其功德。”

以上是寂天論師派所傳之發菩提心儀軌之前行,正行和結尾。

法王開示說,《解脫莊嚴寶論》的解說方式,與《菩提道燈論》是相同的,也就是說,「不在上師面前受持菩提心戒」是在「無法找到具德上師」時的權宜方式。但我們不也應將「受持願菩提心」的儀式與儀軌,變得過於方便與容易,而是應該謹慎的在具德上師覲前,求受菩提心戒。而在沒有上師的情況下,才由自己去受戒。

■求受菩提心戒前,至少需練習菩提心七天

法王解釋正文,曾有一位名為虛空王的國王,多年不斷供養龍音王佛,但每次在迴向時,他都把功德迴向獲得聲聞、緣覺或阿羅漢果位。於是,天人便前來勸誡他將善業能迴向成就真正的佛果,而非僅是聲聞果位,當時虛空王因此發起菩提心,迴向成就菩提佛果位。那時國王是依照一部名為〈妙音剎土〉之經文,念誦其中文字,因此也有這樣「當上師不在面前時,仍自己念誦儀軌,而得受菩提心戒」的歷史故事。

因此,在受菩提心戒時,不論上師有否在場,我們要做的就是修持菩提心,去發起「真正想要生起菩提心」的意願,不光只是文字上去念誦,而是從內心深處去生起菩提心,這是我們要去做到的。

事實上,當我們在求受菩提心戒時,至少必須以一週時間,去鍛鍊、練習菩提心,譬如說「七重因果」、或「自他交換」等不同的菩提心練習,如此通過至少一週的練習,才可說是稍微達到「受持菩提心戒」的標準。當然不是說一週內就可生起真正的菩提心,但至少可以讓心中增加菩提心的習氣。

我們不應只從文字上去認識「菩提心」,因此,往昔如同波多瓦大師就曾教導過「七重因果」的練習,首先我們要認識到一切眾生如同母親;由於如母,方能知恩;由於知恩,方願報恩,由而能生起大慈及大悲之心。在生起大慈大悲之心後,才能生起殊勝發心,才能生起菩提心。

因此,如同噶當派大師涅楚巴(Netsulpa)所說的,真正能夠圓滿自他二利者,只有佛陀,在輪迴中我們自己都在受苦,如何利益他人?聲聞緣覺者或許能自利,但仍無法利他,真正能夠圓滿自利利他者,唯有佛陀,而這樣的佛果位是依菩提心才能達成,而「菩提心」需要緣「大悲心」而生,「大悲心」依於「大慈心」,「大慈心」是依於「報恩」,「報恩」則源於「知恩」。

(法王繼續念誦《解脫莊嚴寶論》)

下面當討論由聖彌勒、無著傳至金洲尊者一系之發菩提心儀軌。此儀軌中分兩部:一是發起願菩提心,一是受持菩薩戒。

一、發起願菩提心之儀軌中,亦有前行、正行和結尾之階次。前行是指祈禱、積資和特別皈依等三項準備。
發起願菩提心之前行
(一)祈禱之準備 這是說欲發菩提心的弟子應往具有資格的善知識前去頂禮(和祈求),善知識也應對此弟子予以口授,使他對輪迴生起厭離心,對眾生發起慈悲心,對佛陀發起欣樂心,對三寶發起誠摯的信心和對上師發起尊重心。然後弟子就應隨著上師念誦下面的祈禱文:

“就好像過去諸佛圓滿無上正覺等最初發菩提心時一樣,及地上諸大菩薩等最初發無上菩提心時一樣,我名某某,現在也祈禱上師助我發起圓滿無上大菩提之心。”這樣念誦三遍。

(二)積資糧的準備 這是說首先要對上師和三寶頂禮,然後就以佈置好了的實物和心意所變現的供品等供養法師和三寶。(菩提心戒有一個非常不共的特點,那就是:)沙彌戒要從阿闍黎前獲,比丘戒要從比丘處獲得,可是願菩提心和行菩提心兩種,都是由積聚福慧二種資糧而獲得的。

如果自己是一個富有之人,那麼用少數的供施是不成的,必須要興廣大的供養和布施才能獲得菩提心戒。從前許多富有的菩薩都是興廣大供施的,為了發菩提心,有些菩薩竟供養了百萬座廟宇的,《賢劫經》云:

“於往昔劫中,如來名聞施,
為閻浮王時,於日頂佛前,
供養百萬寺,初發菩提心。”

如果自己是一個貧窮的人,那麼只要用一點供物也就可以了。過去許多貧窮的菩薩,在發菩提心時,只供養了一點點小東西,例如以一根草燃燈作為供養,也一樣完成了發菩提心。頌曰:

“往昔有如來,明曰光明城,
其法住世時,此無量光佛,
曾以草結燈,而為作供養,
初發菩提心……”

所以自己縱然十分貧窮也不用沮喪,只要頂禮三次也可以合格了。過去許多貧窮的菩薩,合掌三次而發菩提心的亦屢見不鮮。頌曰:
“如來功德鬘,最初發心時,
於濟旦佛前,恭敬而合掌,
頂禮凡三次,而發菩提心。”

(三)皈依的準備 這一項前面已經講過,現不復贅。

發菩提心儀軌之正行
上師首先應對弟子作如下之開示:

“只要有虛空的地方就有眾生,有眾生的地方就有煩惱,有煩惱就有惡業,有惡業就有痛苦,而這些受苦的眾生皆曾是我的生身父母,於我恩重義深,他們現在都沉淪在無底的大海中,歷受無邊的痛苦,無依無怙,十分辛苦,十分苦惱。如果他們能夠脫離一切苦痛,獲得安樂,那是多麼好呢?這樣去思惟,很快的就能夠生起慈悲心來的。

繼續思惟,就會覺得自己現在這個樣子,實在沒有能力去利益眾生,要想利濟眾生,只有自己成就了圓滿佛位才能辦到。只有遠離一切過失,圓滿一切功德的的佛陀,才能夠真正的利濟眾生。所以我要立志去證得那圓滿的大覺佛位。”

然後弟子隨著上師念誦下面之祈禱發願文三次:

“十方一切諸佛菩薩,請護念我啊!請上師護念我啊!我的名字叫做某某。仿效過去諸佛圓滿證覺及地上諸大菩薩他們在初發心時,所發的誓願一樣。現在我也願意以自己所有的功德,來激發大菩提心之生起。我對他人所作的種種布施,對律己所持守的戒律,對修行所生起的功德善根,以及勸導、隨喜他人行善等一切功德,我皆迴向於大菩提心之生起。

從現在起一直到未證菩提之間,未獲救的眾生我皆令其獲救,未解脫的眾生我皆令其解脫,未蘇息者我皆令其蘇息,未獲涅槃者我皆令其獲證涅槃,為了這些緣故,我今鄭重發大菩提心。”

上文“未獲救的眾生”特別是指深陷在極苦大海之中的地獄、餓鬼、畜生等三惡道之有情而言,我今誓願拯救其苦難,置彼等於安樂之人天上趣中。“未解脫的眾生”是指天道和人道的眾生,他們雖然有快樂的成分,但仍為煩惱之鐵鍊所縛,不能解脫。

“令之解脫”是說使他們掙脫煩惱之鎖鏈,導使趨入至善的佛道。“令得蘇息”的意思是說,聲聞和緣覺乘的人,本來是沒有一點大乘氣息的,現在我要令他們發菩提心和吸取大乘的見、行氣息,使之證得十地之位。“未得究竟涅槃我令得之”的意思是說,小乘行人尚未證得(究竟之)無住涅槃,我要使他們次第證入五道十地,乃至佛位而獲證取究竟之無住涅槃。發誓要證取佛果的原因,是為了要達成上述的種種目的。

■ 比丘尼僧團的興盛,是佛陀的願望

我們佛法導師釋迦牟尼佛為讓佛法能駐世,一生共說法四十九年,雖然至今已過兩千六百年,佛法仍流傳於世間,並不間斷的利益到各種眾生、為各種眾生帶來利樂、安樂。佛陀將人生精華時間奉獻於弘揚佛法,主持佛教,其中也包含整個女眾僧團的三學、三戒的學習。

我們如何得知女眾三學學習,是包含於佛陀的教導與攝受中呢?我們可於〈勝教文〉中得知,此出自於〈月藏經〉中,目前已無藏文版本的〈月藏經〉,但阿底峽尊者於《經集論》中,曾引用〈勝教文〉,並註解「出自於〈月藏經〉」。

〈月藏經〉的〈勝教文〉中有一句偈頌:「願我的眷屬都能興盛」,此句話在藏文中並未清楚標註,但在紀元第六世紀翻譯的漢文佛經中,可很清楚的看出「眷屬」是翻為「四眾」。因此,「我的眷屬」意指「四眾」,也就是「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也就是出家男眾、出家女眾,及在家男女眾。

因此「願我眷屬都能增長」由此可得知,比丘尼僧團的興盛與發揚,也可說是佛陀的心意、心願,以白話來說,那就是佛陀的希望。

法王指出,有些藏傳佛教團體或中心會說,女性出家會傷害佛教,同樣的言論也圍繞在「恢復比丘尼戒」的議題上,但若果真如此,當初佛陀就不會希望比丘尼僧團興盛,因此我們應以更寬廣的心態去探討此事。

最後,法王建議,辯論是為了讓佛法入心,因此尼眾在辯論時,不應摻雜世俗的情緒與執著,而應保持心境平和。法王並期許讖摩比丘尼冬季辯經法會於初、中及後都能圓滿完善。之後,會眾共同念誦〈了義大手印願文〉。

時間:2017年3月2日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祈願會場

20170302-1

當法王的悲智心意,化作利他的語言之花

菩薩教化眾生的善巧不可思議,「點燈祈願法會」的主持人講稿就是一例。近來已經有不少人注意到點燈祈願法會主持人講稿辭藻優美、含義深遠,以今年為例,執筆者是出身隆德寺的名師:堪布噶旺,但這些內容的真正的源頭,是來自法王噶瑪巴「以美說法」、「寓教法於歌舞供養」的心意。因此,這裡的主持人講稿不只是一般的節目串場介紹,它同時也是法王透過主持人的口,闡明法會主題和精神的深刻開示。

這些令人驚艷的講稿,值得細細品味、再三咀嚼,讀者當不難在字裡行間中,發現法王噶瑪巴的用心良苦。

1. 開幕詞

嗡梭帝!
所知空顯智壇城,事業光耀有情洲,
普明遍照佛正教,禮敬噶舉大珍寶。

正當妙好白雲的布幕高懸於十方虛空,吉祥善美的徵相遍滿於一切方所。
此刻,如同讚文所說:

上方天人持白傘,下方龍族獻雲供,
前方人類獻讚歌,虔禮天人勝供境。

三世一切諸佛事業者、圓滿佛陀的化身、勝王噶瑪巴尊者,
蒞臨如此莊嚴圓滿的盛會,謹向尊者呈上我們最虔誠的敬意。

秘密之主金剛手菩薩的化身——尊貴的國師嘉察仁波切,
以及為了利益眾生而乘願再來的祖古們,
以三學莊嚴自心、三藏莊嚴語言、三法衣莊嚴身形的堪布、阿闍黎、僧伽大眾們,
歡迎諸位的蒞臨,札西德勒!

身口意三門全然向善,來自世界各地的諸位嘉賓、善信大眾們,
歡迎大家,札西德勒!

第34屆噶舉大祈願法會的後善活動——點燈祈願法會即將開始,
首先,禮請尊貴的法王噶瑪巴為大眾開示。

[法王開示內容請見第34屆噶舉大祈願法會.後善活動.點燈祈願法會.之一.現場篇]

2. 節目介紹

2.1 慈悲:四臂觀音儀軌《利生遍空》
觀音菩薩不忍眾生苦,生起大悲心,發起殊勝菩提心,
以悲智雙運的行持,普遍利益有情,因此他也被稱為「大悲自在者」。
我們透過修持觀音儀軌,得到菩薩的慈悲加持,將能得到殊勝的利益。
《王行論》中提到:「若人得天護,此人若獨行,然其力等同,千人合集力。」
這個法門能降伏惡緣,得到身心安樂,心想事成,
這是從古至今眾多修行人共同的修持經驗,
尤其能夠幫助修行人,生起慈悲和真實的菩提心,成為眾生最親密的親友。

觀音念修儀軌——《利生遍空》,是一個具有無上加持的法門。
接著,就讓我們一起靜心欣賞,
由創古智慧金剛佛學院,和不丹竹德寺所帶來的修持唱誦。

2.2 新年——生命的喜氣
當地球逆時針繞行太陽公轉一圈之後,
新的循環開始,被稱為「新年」。
這一天,世界各個地區、民族都有各自慶祝新年的方式,
我們也剛剛舉行過「嘎千新年」的慶典活動。

自古以來,新年都是大家歡慶的時刻。
接下來,就請大家欣賞:來自人稱「寶島」的台灣,
嗩吶音樂家鄭詠丞、以及笙樂音樂家何尹捷,
為我們帶來「百鳥朝鳳」。

2.3 雪山——世界的屋脊
海拔極高,溫度極低,長期積雪的壯麗雪山,
藏族認為,那裡是判別當地善惡的天人、龍族和山神的居住地。
依據密乘的典籍來說,
那裡是「與我們身體的脈、氣、明點無別」的勇父空行的居住地。
總之,雪山淨化了盤旋於天際的大氣,並且調節地球的溫度,
實在是我們不能或缺的重要一環。
接下來,就請大家欣賞著名古琴演奏家,
李孔元教授所帶來的古琴演奏。

2.4 森林——地球的養分
因為森林,地球有了鮮活的綠意。
森林呼出的氣息到了天上,成為了雨雲,降下了雨露,滋養了萬物。
而且森林淨化了空氣,森林呼出的氧氣,更是生命賴以維生的泉源。
如果想要風調雨順,五穀豐收,吉祥圓滿,
就要感恩森林,好好保護森林。
不丹,曾和多位歷代噶瑪巴結下深厚的法緣,
接下來就讓我們欣賞,
由來自不丹地區的年輕歌唱家——
企美汪莫和噶瑪彭措創作的歌曲〈噶瑪巴的讚歌〉。

2.5 動物——地球的生命
動物的樣貌多種多樣,然而我們想要離苦得樂的心卻是一致的,
這些動物,過去生中曾經做過我們父母、親友,
現在和我們平等地共處於一個大地之上,
如果慈悲和智慧足夠,我們一定能夠互助互惠。
不僅自身離苦得樂很重要,幫助其他生命離苦得樂同等重要。

接下來,讓我們一起欣賞由來自廣闊草原的蒙古國音樂家,
紅溝澤女士和木刻澤雅先生,
用歌唱和馬頭琴所演繹的人和動物之間的關愛之情。

2.6 太陽——地球的溫度
太陽分為外內兩種:外的太陽,指的是銀河中的太陽系裡的一顆恆星,
內在的太陽,是指位於臍輪的猛厲火,是讓全身溫暖的紅色菁華。
密勒日巴尊者,由於修持內在的太陽——猛厲火,
因此能夠在雪山之頂僅穿著一件布衣,
岡波巴大師也因為這個修持,而能夠輕易證得大手印。
依靠內外太陽的溫度,我們得以生存,
能夠完成許多暫時和究竟的事業。

不僅如此,地球上大部分的面積都被水所覆蓋,
我們的身體當中,水分也佔了絕大部分。
因為水的力量,生命得以延續,地球才能存在,
甚至聽說,水還能夠知道我們心是善是惡呢!水真的是不可思議。

一般人能夠看到的僅僅是水的樣子,傳說和水源同時存在的,還有水神,
因此佛經說:「淨水的本質,就是瑪瑪吉天女。」

因此,無論從輪迴和涅槃的任何一個面向來看,
水源都是極其重要的。我們要懂得尊重和珍惜。
接下來就讓我們欣賞,
由多次奪得國際音樂大獎的印度裔英國作曲家尼汀索尼(Nitin Sawhney)
所帶領的樂團的演出——「落日(sunset)」和「河流的脈動(River Pulse)」。

2.7 草原——綠色的世界
綠草如茵,讓貧瘠的土地消失了,
植被豐碩,讓大地結實了起來。
莖稈、枝葉、花朵、果實年月更迭,生生不息如同無盡的珍寶;
植物長養著萬物,是野生動物、家禽家畜的食物;
草藥,能夠治療百病;
綠色植物的光合作用,清淨了空氣,活化了我們的呼吸。

植物,是我們身心健康的至寶,
草原——這綠色的世界,是世間的莊嚴,生命的依靠,
接下來,讓我們欣賞古印度稱為四大洲之一「北俱盧洲」,
位於岡底斯山脈北麓的大地:
蒙古國的音樂家雅瓦汗先生等人,
和來自於德都蒙古的利特先生,所帶來的演出。

2.8 地震——地球的失衡
地球表面的大地,也是由許多地殼板塊組合而成。
這許多的地殼在板塊運動的過程中累積能量,
當地殼無法繼續累積能量時,就會破裂而釋放出地震波,
這就是我們一般所稱的地震。

從佛經上來說,當諸佛菩薩示現不可思議事業的時候,
就會顯現大地震動的瑞相,這種瑞相帶來的是身心的安樂。
然而,強烈的地震,總是造成極大的恐懼、災情和生命的損失。
接下來,就讓我們帶著肅穆的心,欣賞由台灣演唱者噶瑪梵德,
演唱法王噶瑪巴所寫的〈悼青海〉。

2.9 上師——地球的希望
我們都希望輪迴的恐懼消失,
清淨的廣境顯現,無漏的大樂儘快來臨,
然而要達到這樣的成就,
就需要一位覺受、證悟和功德力都圓滿的具德上師,給予善妙加持,
得到加持的正確方式,就是虔誠憶念上師的祈請。
接下來,請欣賞由華人朋友帶來的精彩表演。

2.10 光明——點燈祈願
平時,我們把燈火、珍寶等等的光明,當成油燈做獻供,
心中想著:我供養了一盞很有意義的油燈。

油燈代表著光明,而自心的本性也是光明的本智,
在這光明的本智中,本智的宮殿無有間斷地顯現,
這被稱為「遍滿法界的淨土」。

為了能夠體悟這「遍滿法界的淨土」,也就是我們的自心,
法身金剛總持,明示出了義的教法,
告訴我們無造作鬆坦、安住的禪修次第,
同時具備專一的虔誠要點,
我們的心性本質——明光的本智,
剎那間即能顯現。

接下來,讓我們一起唱誦〈點燈祈願文〉,
祈願我們都能認識出自心的明燈,
也就是那自生本智的光明自性。

3. 結語——誠心祈願

今天,第34屆噶舉大祈願法會圓滿結束。
法會期間,我們積聚了極大的福德善業,
讓我們一起迴向:
祈願利樂泉源,佛陀正教,弘揚十方。
祈願尊者如意寶和法王噶瑪巴為主的持教大師,長壽住世,事業廣增。
祈願盡虛空一切有情,儘速證得佛果。
祈願印、藏各處,風調雨順,人畜興旺,國泰民安,吉祥如意!

四魔調勝勝尊事業者,噶瑪巴教教法中精髓,
諸方周遍遍佈無中斷,恆常興盛盛揚得吉祥。
薩瓦芒嘎朗(吉祥圓滿)!


時間:2017年3月6-18日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德噶寺

20170306

恢復藏傳比丘尼僧團,邁出歷史性的第一步

3個多月前,2016年12月28日,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向印度、尼泊爾和不丹的噶舉尼眾寺院寄出一封信,信中宣布,噶瑪岡倉傳承將開始恢復比丘尼戒律,並將在2017年3月12日藏曆新年神變月的吉祥日,於佛陀成道聖地印度菩提迦耶,為有意於領受具足比丘尼戒的尼眾,傳授沙彌尼戒。

這封信,正式啟動藏傳佛教比丘尼戒律的恢復,也宣告了第四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必然是噶舉傳承以及藏傳佛教中重大的歷史性時刻。

此外,第四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的另一項重大發展,則是法王於3月14日首度公開宣佈天噶仁波切的轉世訊息。法王說,「今年如果內外的因緣條件具足,希望能夠迎請天噶仁波切的轉世來到辯經法會上,進行認證坐床的儀式。」法王也因此延長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會期。

■今年兩大活動:「首次尼眾辯經比賽」及「傳授沙彌尼戒」

3月6日第四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開幕,9所噶舉佛學院的560位尼師、來自台灣、韓國、越南、大陸的尼眾,以及世界各地居士共同出席盛會。

首先,法王噶瑪巴揭示今年的兩項重大活動:

一、尼眾辯經比賽:在本屆法會中,將首度以比賽的方式來進行辯經。與會的9所尼眾佛學院中,將有7所會加比賽。這次特別邀請三位格西瑪(女眾佛學博士)來擔任裁判,她們是歷經多年密集的佛學訓練,最近才由達賴喇嘛尊者頒發格西瑪學位的尼師。這次邀請她們來擔任裁判,一來是尊重格西瑪的制度,對於她們表示敬意,再來是希望透過她們的榜樣,能夠對尼眾有所啟發。

二、傳授沙彌尼戒:一直以來我們希望建立比丘尼僧團,而傳授比丘尼戒律之前,需要一些如沙彌尼戒、學法女戒等基本條件。因此,今年我們從台灣西海岸南投的南林尼僧苑,延請法藏部傳統的女眾法師,前來傳授沙彌尼戒;正式授戒的時間和地點,可能會安排在3月12日清晨於正覺大塔。沙彌尼戒持守一年之後,會再傳授學法女戒;學法女戒持守兩個冬季或兩個夏季後,最後會傳授具足比丘尼戒。這樣一步步次第進行,基礎才會紮實。這點非常重要。

在開示的尾聲,法王強調:「我們佛法導師釋迦牟尼佛為讓佛法能駐世,一生共說法四十九年,至今已過兩千六百年,佛陀將人生精華時間奉獻於弘揚佛法、主持佛教,其中也包含整個女眾僧團的三學、三戒的學習。」

法王說明,從《月藏經勝教文》偈頌中的一句「願我的眷屬都能興盛」,可以看出「女眾三學的學習,也包含在佛陀的教導與攝受中」。在西元第六世紀翻譯的漢文佛經中,可清楚的看出「我的眷屬」意指「四眾」,也就是「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也就是出家男眾、出家女眾,及在家男女眾。

法王指出,因此,從「願我眷屬都能增長」的這句話,我們可以得知,比丘尼僧團的興盛與發揚,也可說是佛陀的心意心願,以白話來說,那就是佛陀的希望。

■法王表示:「『女眾使佛教早滅五百年』是我們要釐清的誤會。」

「恢復尼眾戒律」是過去三屆尼眾辯經法會中,法王始終念茲在茲且逐步推行的計畫。

3月7日課程中,法王特別提到「女眾使佛教早滅五百年」的誤解。法王表示,《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 》(Great Exposition of the Abhidharma)中 提及,佛教會流傳一千年,但若女眾受戒,則佛教傳承會縮短五百年。

法王表示,但這部論典本身就是西元第一或第二世紀時期的,代表在當時,佛教已經傳承超過一千年了。因此,有一個解釋是,「如果女眾不接受八敬法,則佛教會縮短五百年,但若女眾接受了,則不會有此問題」。法王說,這也增強了他們的信心,往昔人們片面解釋而誇張傳達,因此才會導致了許多誤解,現在我們應該要善用邏輯來辨查真相。

■修持〈吉祥長壽天女儀軌〉迴向尼眾僧團茁壯

3月9日至11日三天時間,會眾共修〈吉祥長壽天女儀軌〉,法王說明到,這是從去年開始的,修持這儀軌的最主要目的,是希望迴向尼眾僧團茁壯,也希望迴向尼眾的學習和實修都無障礙、任運而成。

法王說,同時「吉祥長壽天女」也是十二位守護藏地護法者之首席護法,密勒日巴大師也曾說過在「人道傳承、持有我教法者,為岡波巴大師,非人道眾生傳承者,則為吉祥天女」,由此可見,吉祥天女是非常重要的一位護法;而我們修持〈吉祥長壽天女儀軌〉的其中一個目的,是祈願天噶仁波切迅速轉世,因此今年會做這個修持。

■3月11日,台灣南林尼僧院為藏傳尼眾傳授沙彌尼戒
(另見專文報導

■3月12日,歡迎剛受戒的藏傳沙彌尼

圓滿「復興比丘尼僧團」的第一步:恢復沙彌尼戒律的隔天,正值神變月的佛陀涅槃日,法王清晨起,於菩提迦耶正覺大塔,舉辦〈比丘尼教法興盛〉法會,來歡迎剛圓滿法藏部沙彌尼戒的19位藏傳尼眾。

法王並帶領以尼眾辯經法會600位尼眾為主的僧俗會眾,共同修持法王於2014年親做的〈比丘尼教法興盛〉儀軌,此儀軌藉由對觀音菩薩和阿難尊者的深切祈請,以剷除尼眾教法的一切逆緣與障礙。

法會圓滿時,法王以中文開示說:

今天是特殊之日,特別感恩來自台灣的南林尼僧苑各位尼師,也歡迎我們新的、剛剛受戒的十九位藏傳沙彌尼。

「沙彌尼」在藏傳幾乎各教派都有傳授,但今天給予的沙彌尼戒,是與眾不同的,是「為藏傳恢復比丘尼僧團」而給予的,因此,傳戒的目的,不光只是一個戒律,而是為恢復藏傳佛教的比丘尼僧團。

當然很多人有疑問,說為何我對此事有想法、興趣?這說來話長,但我記得第一次我們探討比丘尼戒律時,是大概2004年、改革祈願法會第一年時,當時有探討過,要如何安排座位,也談到比丘尼的行誼與座位規劃等,當時就開始對「比丘尼戒律」有興趣。

至尊導師、達賴喇嘛尊者也對女眾學習、戒律方面至為關切,因為他的慈悲眷顧,我們藏傳佛教中已有和男眾同等的經、律、論等學習機會,去年也已經有「格西瑪」(女眾佛學博士)的制度,且為恢復比丘尼戒律,戒律師們討論過很多次,研究了二十多年,因此由於以上種種緣故,讓我覺得比丘尼戒律是必須要恢復的。

有主要兩個原因:

一、 符合律典的傳戒者:按照律典而言,尼眾戒律是要由比丘尼傳授的,因此如果沒有「比丘尼」,就沒有符合律典的傳授者。

二、 讓女眾的「三學」完整:佛法可歸納為三學的修學,第一個戒學是最根本的,但藏傳女眾戒律不完整,因此佛法在女眾心續當中是不完整的,很可惜,因此,我們也在此盡一點力量。

■3月14日,法王宣布有望迎請天噶仁波切

3月14日的《解脫莊嚴寶論》課程中,對於2013年圓寂的「灌頂國師」天噶仁波切,法王帶來令大眾歡雀的消息。

第三世天噶仁切於第十六世噶瑪巴時,即任隆德寺的金剛阿闍梨,第十七世法王曾讚許,天噶仁波切完全知曉整體佛教或噶舉教派的所有教法,也精通密乘所有法會的儀軌,是整體佛教和噶瑪噶舉教派中最殊勝的大師之一。81歲的仁波切於2013年3月30日圓寂,4月3日出定。

法王表示,幾年前我們在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上迎請了波卡仁波切的轉世,並且舉行了認證坐床的儀式,今年如果內外的因緣條件具足,希望能夠迎請天噶仁波切的轉世來辯經法會上,進行認證坐床的儀式。

對於近年「祖古認證」而衍生的亂象,法王表示,很多人會都期待在尼眾辯經法會期間認證祖古,希望大家不要這樣想,不是每年都有這種事。以前在西藏時,法王說,他曾認證了三、四十個祖古、仁波切,但來印度之後這麼多年,才認證了三到四個:「近來的情況,根本不用我來認證,各種亂象頻生,父母親會認證自己的小孩,所以我覺得要盡量減少認證。」

■圓滿與期待

3月16日,在讖摩比丘尼冬季辯經法會的《解脫莊嚴寶論》課程圓滿後,法王噶瑪巴親自帶領全體尼師共修施身法。

3月17日,法王至瓦拉那西那爛陀大學,參加「21世紀的佛教:全球危機與挑戰的應對與觀點」國際研討會。達賴法王、直貢法王、第十二世大司徒仁波切、及明就仁波切及台灣靈鷲山佛教教團總執行長葛達鎷(Gabor Karsai)等也應邀出席。

3月18日全天共修施身法。

2017.03.06 The Arya Kshema Winter Gathering for Nuns Begins

時間:2017年3月2日
地點:菩提迦耶噶舉大祈願會場

20170302

環保即慈悲,「點燈」獻給大地母親十朵花

做為噶舉大祈願法會圓滿活動的點燈祈願法會,在法王噶瑪巴數年的苦心籌備和變革下,每年的進步只能以「跳躍式」來形容,節目內容和舞台技術直逼國際一流水準。就觀眾的反應而言,可以說是從早期的「懵懵懂懂」,中期的「驚喜交加」,演變到現今的「殷殷期待」。

■ 十道「環保大餐」,關注環保議題

如慈母款待難得回家的遊子般地,今年法王為大家精心準備的是一頓熱騰騰的十道「環保大餐」,先以觀音菩薩的慈悲法門《利生遍空》為前行,接著以新年所帶來的生命的喜氣為開端,介紹地球的雪山、森林、動物、太陽、草原等大自然的祥和與美麗,以及這些對於生存於其中的我們每一個人的重要性,接著說明地球失衡造成地震,帶來災難和痛苦,接著帶入上師即是地球的希望,最後以阿底峽尊者的大弘誓言〈點燈祈願文〉為結行。

今晚,祈願會場台上回到法會最初的模樣:金身和煦的釋迦牟尼佛端坐於中央,兩側擺放花飾,佛像前簡潔地放置了一個法座,給法會的主法上師: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除此之外,舞台上的所有空間,都留給今晚的表演者。

法王噶瑪巴、國師嘉察仁波切、明就仁波切、波卡揚希仁波切,噶舉傳承的祖古、堪布們,以及來自香港的漢傳佛教紹根長老和僧徹法師等僧眾,都坐在位於觀眾區的貴賓席上。同時,蒞臨法會現場的還有多位印度政要,其中包括印度內政部西藏事務局(the Ministry of Home Affairs on Tibetan affairs)顧問亞米達.瑪瑟(Amitabh Mathur)、菩提迦耶地區司法官(District Magistrate)庫瑪.惹維(Kumar Ravi)、迦耶地區高級警司(Senior Superintendent of Police of Gaya)噶瑞瑪.馬利克(Garima Malik)、機場總管德利普.庫瑪(Dilip Kumar)、 菩提迦耶寺院管理委員會秘書南薩.多傑(Nangsal Dorjee)、印度政府聯絡官拉理.庫瑪(Lalit Kumar)、藏人行政中央的宗教和文化部官員噶瑪.聽列(Karma Thinley),以及菩提迦耶各寺院代表和當地非政府組織代表。

■希望來到這裡的每一個人,心中能夠種下解脫的種子

法王首先開示:

今天在第34屆噶舉大祈願法會後善活動——點燈祈願法會,首先向以國師嘉察仁波切、怙主明就仁波切、波卡揚希仁波切為主的喇嘛和祖古,還有香港前來的、漢傳佛教的兩位法師紹根長老和僧徹法師,當地印度政府的官員,以及所有與會大眾致意,大家晚安。

這次第34屆法會的活動很長,因此大家應該都很辛苦;以我自己來說,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面,沒有停歇地到處忙東忙西。總之,到了今晚的圓滿日,感覺明天終於可以放心地好好放鬆一下了。

相信各位透過這許多的活動,心中都充滿了法喜。在今晚這最後的活動中,希望各位都能歡喜地迴向和祈願。

一般來說,佛陀對於眾生有著關愛之心,這樣的關愛心,是以三大劫的時間修持而成,因此是最殊勝的愛心。所以,在調伏眾生、利益眾生的時候,佛陀不會只用一種方法,而是運用各種善巧方便,這可以說是佛陀的特殊功德事業。因此,我們也效法佛陀,雖然我們無法做到佛陀所做的,但是我們也像佛陀這樣,試著運用各種的方法,希望來到這裡的每一個人,心中能夠種下解脫的種子,獲得佛法的熏習。

因此,我們可以說是竭盡所能地,全力以赴地去做了。然而,有些人可能只是看到表面,不知道背後我們的用心和目的。因此,希望各位一定不要只看表象,而是也能體會我們這麼做的原因和期望。

噶舉大祈願法會是一個平台,在這個平台上,我們盡力促進佛教各教派之間的融合,例如這次法會期間,我們有悼念泰皇的活動,還有從孟加拉國迎請阿底峽尊者的骨灰舍利,還有昨天舉行了伽藍菩薩法會,迎請到漢傳佛教的僧眾前來參加。因此,在促進各宗教,尤其是佛教各教派的融合上,我想在這次的法會上傳遞出非常清楚的訊息。總之,我們很用心的做了許多規劃,希望在場的每個人都能知道。

今晚點燈祈願法會的主題是「環保」,希望今晚的演出能夠表現出環境各個面向的情況和議題。環境保護是很重要的,它是21世紀最嚴峻的一個困難,是一個需要面對的挑戰,因此今晚的法會的主題和環保有關,我就不多說了,我的臉大家看多了,大概都看累了,可能覺得「怎麼還是他呀」,因此看看別人的臉可能比較好,所以我就不多說了。

總之,就像是離家很久的孩子回家的時候,父母會準備最美味、最好的食物給他們,希望讓孩子們開心。同樣地,這次第34屆噶舉大祈願法會,我們也是滿心希望大家能夠歡喜、得到利益,所以覺得這個也好,那個也好,這個要加進來,那個也要加進來;灌頂很甚深,因此增加了灌頂活動,佛法課程很有加持,也加了進來。規劃行程很容易,但是執行起來,有時我對自己都生氣了,沒事幹嘛安排這麼多活動。

總之,我們這麼做的用意,就像之前說的,就像孩子回家時,父母總是應有盡有地張羅安排一樣,因此,對於這次這麼多的活動,希望各位不要覺得麻煩,都能感到歡喜,主要是希望各位都能得到暫時和究竟的利益,謝謝。

接著,眾所期待的「點燈祈願法會」正式開始,陸續登場這十個以「環保」為主題的節目,就像獻給「大地母親」的十朵花,法王噶瑪巴和藝術家們以美的形式,提醒大眾環保愛地球的重要性:

一、 慈悲——《利生遍空》四臂觀音儀軌

開場前行,由創古智慧金剛佛學院的僧眾,以及不丹竹德寺的尼眾共同帶領《四臂觀音儀軌》的修持。 在金黃燈光的披灑下,僧尼們沿著舞台的大理石階,排成遍向各方的扇形,讓所有見聞者,皆得觀音菩薩的慈悲加持。

二、新年——生命的喜氣

一年復始、剛舉行過「噶千新年」的此刻,第二個節目主題,就是「新年」。由台灣嗩吶音樂家鄭詠丞、以及笙樂音樂家何尹捷,帶來「百鳥朝鳳」。源於中國北方的《百鳥朝鳳》,是嗩吶代表作,模仿百鳥朝見最尊貴王者時,眾鳥之和鳴聲,旋律熱情、歡快、調皮、崇敬,及「各展所長」的相互欣賞,在東方自古即有吉祥如意、幸福圓滿的寓意。

演奏時,音樂家在情緒及肢體語言,也隨著百鳥的身份、地位、特色、鳴音,有所不同,一人幻作百鳥,伴隨笙樂的行雲流水之姿,帶大家進入歡慶繽紛的林野中。

三、 雪山——世界的屋脊

近年因地球暖化,而越來越受到關注的雪山,是藏族心中,主持善惡的天人、龍族和山神所居地,依據密乘典籍而言,則是與我們肉身脈、氣、明點無別的勇父空行居住地。

此主題由來自台灣的音樂家——台灣大學音樂研究所教授:李孔元彈奏古琴〈流水〉,身著長袍的李教授,在背後LED螢幕喜馬拉雅雪山的映襯下,以古琴獨特空靈蒼遠的時空感,提醒聽者保護萬川源頭——雪山的重要性。

四、森林——地球的養分

接著關注的焦點,是產出氧氣以滋養萬物的森林,環保楷模的高山國不丹國,曾與多位歷代噶瑪巴結下深厚的法緣,而不丹地區的年輕歌唱家企美汪嫫(Chimi Wangmo)與噶瑪彭措(Karma Phunstok),也特別為噶舉祈願晚會,創作了新歌曲——〈噶瑪巴的讚歌〉

五、動物——地球的生命

之後,兩位蒙古藝術家紅溝澤女士(Khongor Zul))及木刻澤雅(Munkhzaya)先生,用歌唱和馬頭琴,傳頌人與動物的故事。紅溝澤女士高亢、遼闊的聲音,勾起大家對西藏傳統唱腔的記憶,會場氣氛熱烈,曲畢掌聲雷動。蒙古特有的樂器馬頭琴,背後有一個淒美的傳說:曾經有個年輕的男孩,愛上一個女孩,但受到女孩父親的反對。他騎著愛駒去看女孩,女孩的父親在盛怒之下,把馬殺了,悲傷的男孩將馬的尾巴做成弦,頭骨做成發聲盒,來繼續陪伴他。

六、太陽——地球的溫度

接著,讚嘆的主題是光與水。無論從輪迴和涅槃的任何一個面向來看,「光」與「水」都是不可或缺的珍貴資源。多次奪得國際音樂大獎、被視為當今英國最具宏觀視野與原創力的印度裔英國作曲家尼汀索尼(Nitin Sawhney),帶領樂團演出「落日」和「河流的脈動(River Pulse)」。在介紹「河流的脈動」一曲時,他表示,十六歲時,受到佛陀故事的啟示,而寫下此曲,沒有想到有一天會在菩提迦耶演奏。

在晚會前一天的訪談中,他談到,這是他寫過唯一一首與佛教相關的作品。當他在創作這首歌時,心中繚繞的畫面是佛陀坐在菩提樹下,以及河流的脈動讓佛陀證悟的這個想法。在讓法王挑選歌曲時,法王就選了這首,但法王並不知道他創作這首歌的靈感來源。他也於訪談中,分享對於法王噶瑪巴的印象(訪談內容見:第34屆噶舉大祈願法會.後善活動.點燈祈願法會.之三.尼汀索尼專訪***)。

七、草原——綠色的世界

草原是世間的莊嚴,生命的依靠,接下來是古印度所稱的四大洲之「北俱盧洲」、位於岡底斯山脈北麓的大地——蒙古國的音樂家雅瓦汗(Yavgaan)先生和兒子木刻澤雅等,以及來自於德都蒙古的利特(Liter)先生,所帶來的演出。

71歲的雅瓦汗來自音樂世家,他已歌唱逾64載,演出資歷超過50年。雅瓦汗在晚會前一天的訪談中,談及如何使用喉腔共鳴。他說,包括他的腹部、心臟,喉嚨和額頭,都必須作為一個整體共鳴腔,因此會有如河流般的流動感。對於聽眾來說,他們往往分辨不出聲音的來源。

這種瀕臨失傳、而被視為蒙古國寶的歌詠法翻譯為「呼麥」,目前主要流傳於南西伯利亞的圖瓦、蒙古、阿爾泰和西藏等地,「呼麥」是圖瓦文(西文拼法為khoomei)的中文音譯,原義指「喉嚨」,引申義為「喉音」(throat singing),是一種藉由喉嚨緊縮而唱出「雙聲」的泛音詠唱技法,也曾對西藏僧眾的誦經發聲方式產生部分影響。

這種發源於十三世紀、蒙古史詩說唱盛行的年代,以咽喉、口腔、鼻腔甚至胸腔等部位同時發音,至少能發出一高一低兩個聲部,高低之間能達到六個八度的距離的特殊聲音技巧,被讚為「活的音樂化石」。有關呼麥的產生,蒙古人還有一奇特說法:古代先民在深山中活動,見江河分流,瀑布飛瀉,山鳴谷應,動人心魄,聲聞數十里,便加以模倣,遂產生了此種發聲法。

曲畢,這群蒙古的音樂家以雙手將樂器高高舉起,觀眾報以熱烈的掌聲和歡呼。

八、 地震——地球的失衡

接著轉到關注地球能量的失衡,提醒善忘的人們若不善加珍惜,無常隨時降臨。由台灣的航機長噶瑪梵德演唱〈悼青海〉,歌詞出自法王噶瑪巴於2010年所寫的〈悼青海〉一文:

巍巍帝釋宮,幽幽惡獄界,明觀雖不一,頓毀豈有別?
蠢蠢魔地動,歷歷房財奪,哀哉我至親,痛哉成屍歿!
咽咽無盡期,靂靂地獄墮,心兮容不得,身兮豈堪搏!
處處屍雨濘,家家雷劈斲,轟然血淚濺,倏然驚天魄。
哀哀犬守門,淒淒兒失怙,慟乎翁喪子,憐乎眾寡孤。
寂寂廢家墟,孑孑獨躑躅,腸斷吞聲苦,唏噓痛心腑。
噩噩千萬人,睜睜命成骷,一瞬災禍降,萬劫難平撫。
依依觀世音,皚皚雪山顏,慈柔慧眼視,蒼生祈救憐!
匆匆未了事,茫茫中陰間,塵迷來生眾,大悲祈救援!
悠悠我至親,厲厲死魔牽,木然慘相望,生者祈救現!
骨肉同血脈,同胞命相連,佛國齊相聚,圓滿一切願。

佛子 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以沈痛不忍之心,手書於青海震災後,願依大悲怙主觀音菩薩之力,一切轉為善轉為吉祥。西元2010年,5月1日。

隨著演出者的歌聲,觀眾的心情也沈重起來,會場一片靜肅,跟之前熱烈的氣氛相較,實有天壤之別。很快的,透過下一首曲目,觀眾的心中再度燃起希望。

九、上師——地球的希望

在無常頻繁的輪迴中,無依者抬頭仰望上師。因此,接下來的表演是由西藏表演藝術學院(TIPA)、兩位吉他手及華人朋友所帶來的、呼喚上師的曲目。在這場結合搖滾、合唱及傳統樂器的表演尾聲,一位華人小男孩及德噶寺小喇嘛手牽手,帶領舞台及所有現場會眾,一同拍手合唱「噶瑪巴千諾」。

十、 光明——點燈祈願

法會結行是點燈法會最受期待的、燦爛華美的〈點燈祈願文〉。 在主持人引導會眾思維時,法王緩步上台,登上法座,還稍微帶著小咳嗽的法王說,接下來,要念誦修持的是阿底峽尊者所寫的〈點燈祈願文〉,請大家跟著念,會先念藏文,接著念英文和中文。

在清遠悠揚的音樂中,一位僧眾及一位尼眾手捧燈燭上台。法王先將手中銀杯內、粉紅蓮花的燈燭點燃後,再將燭火傳遞給這兩位出家眾代表。接著,法王將手中的燈燭捧起的同時,兩位僧尼轉身下台。在法王的慈煦注目下,兩位僧尼將燈火一一傳遞給台下貴賓及會眾。

會場中,一盞盞如黑夜之星的燭火點點亮起,接著響起法王清亮平穩的藏文領唱聲;法王沐浴在會場的金光之中,佛像後方的LED大銀幕旋轉著浩瀚銀河。之後,分別是中文版和英文版的〈點燈祈願文〉合唱,唯願眾生與佛無二心、得蒙親見佛淨土。

至此,第34屆噶舉大祈願法會在燭光中圓滿落幕,如遠方遊子的十方信眾,雖然還未踏上旅途,但心中卻已開始期待下次聖地的相會。

20170302PM_Marme Monlam